历史将永远铭记

 
  图为位于台北市的抗日战争胜利暨台湾光复纪念碑。(筱江摄) 
  

  1945年10月25日,台湾光复。“全岛各处,欢歌燕舞,家家户户,祭祖谢神,告慰先灵……”,“台北市30余万人,不分男女老幼,皆盛装而出,家家张灯结彩,相逢道贺,如迎新岁……鞭炮锣鼓之声,响彻云霄,狮龙遍舞于全市,途为之塞。”

  一个“如醉如狂”的日子,一段不容忽视的历史,一份刻骨铭心的记忆。

  回归祖国时的狂喜,与1895年台湾被割让时的大恸,都是中华儿女心头永不褪色的回忆。“城头城头擂大鼓,苍天苍天泪如雨,倭人竟割台湾去”,《马关条约》签订的消息传到台湾,民众“奔走相告,聚哭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风云变色,若无天地……”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台湾光复60年后的今天,让我们拂去岁月的尘封,钩沉历史,关注现实,正本清源,烛照未来。

      义不臣倭 浴血护台

  翻开中国近代史,走近那段椎心泣血、感天动地的台湾往事。

  1895年4月,割台凶耗传来,台湾民众群情激愤,鸣锣罢市,拥围抚署,高呼:“宁战死失台,决不拱手而让台!”这气贯长虹的誓言,至今读来,仍令人不能不为之动容!当割台已不可避免,台湾军民自发组织起来,在外无救援、内缺饷械的条件下,前仆后继,英勇无畏,和装备精良、不可一世的入侵日军浴血奋战了近5个月的时间。清驻台爱国将领刘永福的黑旗军多次重创日军;丘逢甲等台湾爱国人士也纷纷组织义军奋起抗日,日本人惊呼“人民就是士兵,其数不得而知”。但敌我力量悬殊,岛内人民的反抗终遭失败,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1895年11月,日本宣布基本“平定”了台湾民众的反割台武装反抗,但是,此后多年,台岛起义烽火连绵不息,涌现出北部简大狮、中部柯铁、南部林少猫等被称为“三猛”的义军首领,苗栗事件、噍吧哖事件和雾社起义震惊中外。

  这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最早、最壮烈的抗日运动,台湾人民用血肉之躯实践着“与其生为降虏,不如死为义民”的誓言,为中华民族近百年的反帝斗争史写下了壮丽的一页。

      携手抗日 喜迎光复

  “未曾见过的祖国/隔着海似近似远/梦见的,在书上看见的/流过几千年在我的血液里……还给我们祖国呀/向海喊叫/还我们祖国呀!

  日本人霸占了台湾,但不能征服台湾民众的心。各种形式的抗争从未停止,对祖国的思念之情绵延不绝。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开始全面侵华。

  1945年,一位名叫吴思汉的台湾青年,历经艰辛回到祖国大陆投入抗日,当被问到是否愿意被空降回台湾接应美军登陆时,他说:为抗日而来,为何不可以为抗日而去?!为抗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在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中,台湾有许多像吴思汉那样的热血青年,冒着生命危险,间关万里,冲破日警的封锁,潜归祖国大陆,融汇到全面抗战的连天烽火之中。这一时期回到祖国大陆的台湾同胞达5万多人,其中最著名的是抗日志士李友邦将军,他组织的台湾义勇队和台湾少年团长期转战在东南地区。其他人或到重庆,或去延安,无论身处何地,他们共有一个心愿:彻底击败日本侵略者,最终光复自己的家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台湾同胞和祖国人民一起迎来了抗战胜利的黎明时刻。《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这两个重要的国际法文件对台湾的主权归属作了明确的界定,台湾和澎湖列岛被归还中国。台湾同胞喜迎中国军队的到来,国民政府接收人员尚未去台,台湾民众即自动挂国旗,学国语,自觉维持社会秩序。国民革命军第70军军长陈颐鼎率部赴台时,许多市民彻夜露宿等候一睹接收部队的风采,从基隆到台北30公里的路程,所乘的专列竟走了4个小时。

  1945年10月25日上午,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公会堂(今中山堂)举行。身着军装的中国台湾省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陆军上将陈仪宣读受降书,接受日军第10方面军司令长官安藤利吉的投降。陈仪宣告:“自即日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已置于中国主权之下。此一极有历史意义之事实,本人特向中国同胞及全世界报告周知。”

  自此,在遭受日本帝国主义50年殖民统治之后,台湾又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10月25日,被定为“台湾光复节”。

      史实昭然 铁证如山

  60年风云变幻,历经劫难的宝岛山河依旧,梦想征服它的日本殖民者一去不复返。然而,由于国共内战和外国势力的干扰,已经光复并回归祖国的台湾,又与大陆处于隔绝和分离的状态。近年来,一阵阵不和谐的声音甚嚣尘上。“日本人给台湾带来经济繁荣”、“台湾地位未定”,“光复节”假日被取消,“光复”也变成了“终战”……

  历史不容篡改,真相不容抹杀。日本人的统治究竟给台湾带来了什么?请听台湾同胞的声音:“为了更方便地攫取资源,日本殖民者修建了深入台湾腹地的铁路和公路。这些四通八达的铁路、公路与桥梁,血管般地铺满了整个台湾,台湾岛上的资源如同抽血似的流出体外,被掠夺到了日本……”,“他们要把台湾建成日本的粮仓和糖库,使台湾成为日本南进的一个重要的基地……”,“日本侵台50年对台湾的经济掠夺为:总产量55%以上的稻米、总产量90%以上的蔗糖,超过千万立方米的珍贵木材,价值超过亿元的黄金……”

  台湾地位未定、《开罗宣言》无效吗?国际法权威人士指出:国际法学界公认的原则是,凡载有由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代表国家达成的协议、并且订明有确切的行为准则的国际宣言,被公认为对各国具有法律约束力。《开罗宣言》是以中美英三国政府首脑的名义共同发表的,表达了三国政府的共同意愿;它记载了三国领导人达成的协议;它明确规定了三国对日作战的行为规则,包括确认台湾是日本所窃取的中国领土,承诺务使日本在战后将台湾归还中国。这些条件不但使它从本质上区别于国家间的一般政策性声明,成为一项法律文件,而且具备了国际法上条约构成的法律要素,成为三国间的一项有法律拘束力的协议,事实上也很快为当时及后来的国际实践所确认。

  抗日战争的胜利和台湾光复,是全体中华儿女团结御侮、共同浴血奋斗的结果。历史将永远铭记:在日本统治的50年中,台湾同胞与祖国大陆同胞一道,不屈不挠,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先后有65万多台湾同胞慷慨赴死,为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台湾光复的历史事实,雄辩地说明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也再次揭示了台湾的命运始终与祖国息息相关。

  历史启迪现实,历史昭示未来。我们今天纪念台湾光复,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伟大精神,激励两岸同胞团结携手,排除“台独”分裂势力的破坏干扰,构建和平稳定的两岸关系,共同为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奋斗。唯其如此,方可告慰无数为民族复兴而牺牲的烈士英灵。


  (本报记者  王尧  吴亚明  孙立极)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日报》 2005年10月25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