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清芳等领导的西来庵起义

 
 
江定(左)、余清芳

 
  1914年至1915年间,台湾又发生了几起武装抗日的斗争。如1914年6月台南六甲发生罗臭头集合百余人抗日活动;1915年3月新庄杨临集众抗日。6月,又在台南发生辛亥革命以来台湾人民武装抗日斗争中规模最大的西来庵起义。

  西来庵起义是由余清芳、江定、罗俊为首秘密组织的一次抗日起义。西来庵起义,又称噍吧(口+年)起义。噍吧(口+年)是台南山间一个偏僻的地方,风景优美,民风朴实,如同世外桃源。日本侵略者进占台湾后,凶焰遍及全岛,噍吧也(口+年)惨遭蹂躏。日本人在噍吧(口+年)穷凶极恶,横征暴敛,人民苦不堪言。日本人强购民田,作为官用,人民生计无着,忍无可忍,群谋反抗。余清芳又名余清风,为台南长治二圆里后乡庄人。17岁时正值日本占据台湾,他即参加抗日义军。抗日失败后,回到家乡。23岁起担任巡查补。余清芳生性豪爽,历游台南、玉里、林庄等地,经常出入各地斋堂,结交甚广。1908年他参加与天地会有渊源的秘密结社“二十八宿会”。1909年他30岁时因有对日不满言行,被警察送往“浮浪者收容所”监禁近三年。释放后一面工作谋生,一面经常往来于台南的西来庵,利用宗教活动结交了在反日上志同道合的一些朋友。经人介绍,余清芳结识了罗俊和江定。罗俊是嘉义他里雾人,以行医、教书为生。日本侵占台湾时,参加抗日。抗日失败,渡海前往大陆,在福建等地游历。后隐居于福建天柱岩寺。虽持斋礼佛,但抗日之心未泯。辛亥革命成功,他深受激励。经与人联络,于1914年返回台湾图谋抗日。此时罗俊己是年逾花甲之人,但谈及抗日,依然是志气昂扬。与余清芳一见,两人即决心携手共谋抗日大计。当时约定,罗俊以台湾中北部为中心,宣传抗日,发展组织;余清芳则继续在南部活动,待时机成熟,南北共同举事反抗日本侵略者。

  江定是台南楠梓仙溪里竹头琦庄人。日本侵台之后,曾任区长,两年后因得罪日本人,被迫逃亡崛仔山中。江定在山中险峻之处结庐耕殖,并结交周围不满日人的隘勇等数十人,十余年间,一直谋求举事反日。余清芳经人介绍,进入山中访问江定。两人倾吐抗日心声,商定反日起义时,余清芳为统帅,江定为副。余清芳先下山筹集经费、发展组织,寻找时机,江定则继续在山中发展组织、招募志士,一旦余清芳选定时机,江定即率部队下山协助杀敌。

  余清芳与罗、江结识后,即积极准备抗日行动。他以台南的西来庵为活动中心,一方面借修筑庵堂的名义广募捐款,一方面向信徒宣传日本侵略者的暴政,声称他受神示,要建立“大明慈悲国”。届时中国要派军队渡海,台湾人只要里应外合即可驱逐日本侵略者。他分发神符、咒文,称信徒如持之,可以刀抢不入。一时间,从之者渐多。而罗俊、江定招募的抗日志士也日渐增多。余清芳见时机已渐成熟,即以“大明慈悲国大元帅”的名义发表谕告,号召台湾民众参加抗日共建立台湾国。然而,起义还在酝酿中,总督府对此已经有所觉察,加紧了对台南、台中等地的侦察和警戒,将可疑人物列出名单,由各地警察加以严密监视。1915年5月23日,由基隆驶往厦门的船中,警察发觉被监视的台南人苏东海及其同伴形迹可疑,就将他们扣留。苏东海在拘禁所给员林的同伴写了一封秘信,信中告之形势危险,如果被捕,询问应如何问答,以免矛盾等等。但苏东海竟将此信交同监的一个日本妓女带出。结果信落入警察手中。警察根据信中的线索,在台南等地进行了秘密搜查、跟踪和逮捕。

  余清芳得知事情泄露,迅速离开西来庵,到山中与江定会合,并通知各地同志紧急备战。罗俊在嘉义与同伴数人突破日人的搜索,进入嘉义山中。日本当局几经调查,渐渐查明余清芳、罗俊、江定是抗日活动的组织者,图画三人头像,分发各地加紧搜捕。6月下旬,日本人得报,有似罗俊的与二人同行。日本当局即出动大批警察在嘉义附近搜查。29日,警察在嘉义竹头传庄附近的山林里发现罗俊及同伴。警察发动袭击,罗俊拼死抵抗,以牙齿咬断一警察的手指,但终于力屈被擒。罗俊被捕后,日本当局更大肆出动警察在各地搜捕抗日志士。余清芳、江定得知警察全部出动搜查,驻地空虚,自7月上旬起,连续袭击甲仙埔、大丘园、蚊仔脚等派出所,共杀死日人34人。8月2日深夜,余清芳、江定再率300余人,袭击噍吧(口+年)支厅,火焚官厅并杀尽日人警察及家眷20余人。

  总督安东贞美接报,认为事态严重,下令出动日军正规军陆军一联队、炮队一小队配合警察部队围攻噍吧(口+年)。抗日义军只有两门小炮,枪械、弹药均严重缺乏,无力阻挡日军的猛烈火力,只好退入山中。日军进入噍吧(口+年),采取了滥杀无辜百姓作为报复。日军先诱使附近村庄百姓男女老幼集中起来,然后命令他们掘壕。待壕沟掘成,日军即四面包围开枪扫射,致使3200余百姓遭集体屠杀。日军警并大力进行搜山。余清芳、江定见无法聚众坚守,决定暂时分散以避风险。于是二人各奔东西。8月21日,余清芳在台南的山谷间被捕。由于江定率众进入深山,日军屡屡搜山均无所获。于是当局就采取欺骗诱降方式。日本当局派人向江定表示,只要他出降,决不追究。1916年4月,江定听信了日本当局的保证,率270余人出山自首。日本当局在受降完毕,突然于深夜出动大批警察将江定等人全部逮捕。当局宣布江定等43人要送法庭审判,余下220余人不予起诉。然而这220余人从未见他们回到家中,据说是遭到警察的秘密处决。日本当局利用此案在全台大肆进行检举,受牵连而逮捕的有近2000人。总督命令在台南设特别法庭进行审判。结果余清芳、罗俊、江定以下903人被判死刑,余下被判处不等的徒刑。

  西来庵起义是辛亥革命时期台湾民众反抗日本统治参加人数最多、斗争最激烈、规模最大的一次起义。也是台湾人民牺牲最为惨烈的一次起义。为了镇压这次起义,日本当局动员了大批的军力、警力,使用了欺骗、集体屠杀、秘密处决,甚至将近千人判处死刑等极为狡诈、残暴的手段,说明了日本统治者对于台湾人民反抗斗争的恐惧,也说明了日本在台湾实行的是最为野蛮和黑暗的殖民统治。(向烈士献花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话说台湾》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