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林县铁国山地区抗日斗争

  日本在台湾的殖民统治达半个世纪,是台湾历史上的黑暗时代。日本的野心和欲望及政策手段的狠毒,都远过于昔日的荷兰殖民者。尽管它的统治手法时有不同,或武力镇压,或政治防范,或经济剥削,或文化愚弄,其目的都是为了把台湾变成贯彻其殖民政策的基地。日本人在台湾的近代化建设方面虽有所建树,但却不是为了台湾人民,而是以日本的利害为中心。日本搞的是殖民地的近代化,是为了更有效地掠夺台湾;吸吮台湾的精血以滋养日本本土,榨取台湾的人力、物力,役使台湾,使台湾更好地为日本效劳;利用台湾的有利位置,作为南侵的基地。

  日本的陆海军将领们认为,台湾是他们的战利品,应该成为保持军事利益的禁区,成为今后进行军事扩张的前哨基地。在军方首脑的心目中,台湾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占有首要地位,只有军事统治,才能确保台湾安全;只有军事统治,日本民间的工商业农林矿业的利益,在整个军事体系中才能得到发展;而台湾本地人的利益必须加以控制,以符合日本的军事利益。

  日本统治台湾的机构是总督府。第一任台湾总督是海军上将桦山资纪伯爵,他出身于九州一个著名的家族。桦山资纪在1873年就曾以商人身份到台湾考察。1884年,他从陆军调到海军,后来成为海军大臣,中日甲午战争中,任海军参谋长。1895年6月I7日,他在台北原巡抚衙门举行“始政典礼”。从此,台湾总督府代表日本政府,统治台湾达半个世纪。

  总督是对台湾实行殖民统治的军事和行政首脑,是台湾的独裁王。总督的权限很大,可以公布命令以代替法律,有权颁布总督府令,有权指导军政及军事行动,有权处理关税、铁路、通信、专卖、监狱及国家财政等特殊行政事务。

  日本侵略军占领台湾后虐待降兵、滥杀无辜、强奸妇女、烧毁民居的残暴罪行,加深了台湾同胞的仇恨。各地义民为了保家卫台,奋起抗日的武装斗争此起彼伏。日军只能占领台湾西部各城市及若干街市,乡村大多为义民控制,台湾全岛发生了多次义民抗日事件。其中,台湾中部的抗日斗争,当首推云林铁国山的抗日武装斗争。

  台湾中部云林县的东边,有一座大山叫大坪顶,是一座天然要塞。柯氏一族居住在此,垦荒为生。家长柯钱有二子,长子柯铁,次子柯合。柯铁臂力过人,善斗,人以柯铁虎称之。柯铁虎仗义好侠,喜打抱不平,远近有纠纷事,多赖以解决。日军侵台,云林县义民以简精华为首领,以大坪顶为抗日基地,此地改称铁国山,意思是坚如钢铁,无人能攻克的地方。

  简精华是云林县梅仔坑人,刘永福旧属,在地方上颇有声望。当日军近卫师团南侵时,简精华曾会同西边厝的陈文晃,西螺的廖景琛,他里雾的黄丑等,各招募义民数百人,与日军激战于斗六门外,败后各自分散。简精华为继续抗日,表示愿同柯铁虎等合作。投奔柯铁虎的还有斗六人张吕赤、张大猷、黄才、赖福来等十多人,或能文,或能武,人才济济。大家共推简精华为首领,称九千岁,柯铁虎以下将领20多人,义民来投者千余人。

  1896年6月14日,铁国山大会群雄,丰备牲礼,祭告天地,称“天运”元年。飞檄南北各地,呼吁响应,声势大振。群雄中有原台东守将刘德杓,自台东失陷后,越过高山峻岭,来铁国山参加抗日,众人敬之为军师。

  6月15日,铁国山将领率700人围攻南投街,切断电信电话线。南投街日军选派敢死兵二人,偷越抗日军包围圈求救,在草鞋墩被当地抗日军捕杀。南投日军又派步兵、宪兵各一人,乘黑夜越山迂回,经彰化抵台中求救。台中日军防务吃紧,只能派出步兵两个小队、山炮两门,经彰化越山,于7月3日凌晨赶到南投街外,从高处轰击抗日军阵地。被围日军发动反攻,抗日军抵挡不住山炮的威力,7月3日撤围,返回铁国山。

  6月30日,抗日军正在包围南投之际,简精华自率600多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下山,猛攻云林县治。云林守军佐藤少佐仓皇失措。7月1日,抗日军增加到2000多人,把云林县围得水泄不通,逐渐逼近市街。佐藤见防守不住,仓促撤退到大莆林。抗日军光复云林,为台湾抗日战史上最光荣的一次战役。捷报传出,各地抗日军欢欣鼓舞,奋勇杀敌;各地义民纷纷起义,杀死宪兵、警察无数。

  那时,驻鹿港日军有守备队500余人,因彰化等地警报频传,故按兵不动,不敢去救援云林。鹿港是引日军进台北城的大汉奸辜显荣的故乡。他看到各地抗日军声势浩大,就在鹿港募集壮丁近千名,编为日军别动队。7月8日,简精华部下刘狮、杨胜率抗日军300人,在雷电交加、大雨滂论中潜入鹿港街,烧毁日军防御设施。抗日军还攻占了距彰化不远的番婆庄。辜显荣所率之壮丁,一遇抗日军,即激于民族意识,反戈攻击日军。

  抗日军见日军大队人马集中云林,知无力久守,于7月13日撤出云林,各路抗日军也徐徐退回铁国山。

  日军于6月中旬派遣中村中尉,率20多人侦察铁国山地势。柯铁虎率众截击,除逃走二三人外,全部被歼。日军再遣佐藤大队围攻铁国山。铁国山抗日军坚守要塞,不出战,日军难于进攻。台中守备队益田中佐,带步兵一联队进入斗六街,在云林县各地大屠杀5天,对多个村庄遭劫,4900多户受害,被残杀的台胞近3万人。其中受害最惨重的斗六街等地,不论男女老幼,全被杀尽。日寇的滔天罪行,令人发指。

  6月29日,同铁国山有密切联系的集集地区,600多抗日义民起义,袭击日寇宪兵屯所。宪兵屯所设在神庙内,抗日军爬上屋顶朝下射击,宪兵打开门后夺路选命,15名宪兵除1人漏网外,全部被围庙的抗日义民歼灭。

  日军鉴于6月对云林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使得人心激变,导致云林县被抗日军攻克,因而改用怀柔政策,由总督府派遣古庄内务部长到云林招抚、赈穷、调查户口,设临时保良救恤所于广福庙,并让汉奸辜显荣、陈绍年参加,协助日军招抚工作。铁国山首领简精华,在辜显荣、陈绍年二人的劝降下,10月5日,独自一人下山归顺。

  简精华叛离后,刘得杓、黄才、张吕赤、赖福来等首领,共举柯铁虎为铁国山总统,称霸王。柯铁虎抗日坚决,勇敢果断,众人心悦诚服,视同生死,绝不降日。众将领分头负责备战,军饷粮食,皆取于民,几所收获。十抽其一。保护地方治安,无忧于民。10月25日,抗日军向斗六街及各地颁送抗日檄文。

  铁国山有抗日军数千人,抗日首领都是英雄豪杰,智勇双全,善于作战。加上铁国山地势险峻,悬崖绝壁参差其间,羊肠小径,道路崎岖,荆棘丛生,易守难攻。如此铁国山,众志成城,威震敌胆。 桦山资纪总督见铁国山声势浩大,下令组织大规模讨伐军,太田大队长前去征讨。太田受桦山资纪严令,下最大决心,不惜牺牲,势在必克。1896年12月12日,太田率领军、警、宪数千人,直奔铁国山。13日,抗日军在后头仔山包围日军侦察队,歼敌过半。14日在吊境庄、二坪仔庄截击日军,经过激战,终于击退来犯之敌。15日,日军在二坪仔庄南面高地架设大炮两门,掩护各路兵马进军。抗日军在途中埋伏,打死不少日军。日军冒死侦察进山路径。24日,日军冒险进攻二坪仔庄。日军向铁国山发动总攻,二坪仔庄是进入铁国山必经之地,不幸被日军攻占。抗日军的头道防线及二道防线先后失守,顽强坚守最后的顶界线,猛烈抵抗。日军援兵源源而至,集中火力炮击铁国山本垒。柯铁虎见敌来势太凶,知难以防守,为避免无谓牺牲,便化整为零,分散退入深山,待机再起。光荣的铁国山,被日军占领。

  铁国山失陷了,避入深山的抗日军,并没有停止战斗。他们化装分散下山,潜入各地,召集抗日同志,时时向宪兵屯所和警察派出所游击。1897年一年中,中部台湾发生的抗日游击战,难以计数。

  1897年11月间,柯铁虎又聚集抗日义民500多人,占触口山为基地。12月11日,日军集中云林、台东、嘉义各处守备队,加上大炮队,猛攻触口山。抗日军奋起应战,激战中战死12人,伤56人,被俘25人。柯铁虎负伤退入深山。日军凭借猛烈炮火,付出惨重代价,才占领了触口山。

  1898年1月,柯铁虎、刘德杓、林发等,招集抗日军700多人据守大鞍庄。2月中旬,日军以守备步兵第四联队长为讨伐司令,派宪兵将校以下军官74人参加,编成大中小数队。3月9日集结于林圮埔,11日,从东、西、北三面包围攻击。大鞍庄位于断崖绝壁之上,地势险要。抗日军充分利用地形,上下打击敌人,激战数日,毙敌几十人。但终因火力不足,再次退入深山。日军不敢追赶。柯铁虎时常率部下山,对林圮埔、南投、东势角等地日军频频展开游击战,出没无常,日军防不胜防,战战兢兢,日夜戒严。

  1898年5月,儿玉源太郎任台湾总督,后藤新平就任民政长官。到任后,检讨过去,认为用武力对付抗日军是劳而无功,决定采用招抚政策。为达到消灭抗日军的目的,不择手段地进行劝降、欺骗。日本人令汉奸辜显荣会同嘉义林武琛,专门探查柯铁虎的动静,更利用斗六街吴克明、郑芳香等人,劝诱柯铁虎出降,许以优厚条件。12月9日,日本人“慨然接受”柯铁虎以战胜者姿态提出的“和议条件”,以遂行其欺骗政策。“和议条件”有三:“云林、斗六及其附近,另设一治民局,由台湾人主理”;“将大坪顶山还给柯铁”准许柯铁等“调理自己兵事,保护人民”;“九一税金,仍准抽收”;“云林境内,民家准用军械,以自防夜间盗贼”等等。举行“归顺仪式”后,日方一味监视柯铁等人的行动,毫无履行“和议”的诚意,迫害柯铁等人的阴谋,也日趋明显。日军借口柯铁等有拥兵造反图谋,明里暗里集结兵力,包围柯铁等人的住处。柯钱被迫,再起反日,无奈人员分散,部署疏少,日臻险境。遂于1899年10月,离开苦苓脚庄,移居到打猫东顶堡竿蓁村岩窟中。1900年2月9日,病重不治而死。日军听说柯铁已死,喜出望外。随即派出宪兵探查队,四处探访,虽然找到了柯铁栖身的岩窟,但是始终没有找到柯铁葬身的地方。后来,柯铁生前友好数十八,聚集在其弟柯合宅前,悼念他生前的爱国侠义行为。日军闻讯赶来,各同志立即迎战,柯铁之父柯钱战死,其他同志退入龙眼山。

  柯铁死后,其旧部时常出没在北斗街、溪湖街附近,有隙即乘袭击宪兵屯所和警察派出所。8月,铁国山抗日旧部张大猷、张吕赤等在触口山坪顶,集聚抗日义民200多人,准备袭击斗六办公署。日军编成警宪混合队来攻,抗日军退入深山。

  1901年2月,詹阿瑞、赖阿来、庄录、除阿金等率抗日义民300多人,集结在鹿肚坑、竹仔坑、猴洞坑各处,计划攻击大墩。日军沿抗日军必经之地设防,2月1日,詹阿瑞等走山间险路,绕过敌设防点,直逼台中大墩街。晚间9点多,乘日军不备,分三路,一路攻卫戍兵院,一路攻北门炮兵队,一路攻大墩街北端。敌布防在外,街内空虚。留守警察,多被击毙。街内火起,秩序大乱。外出日军,见大墩火光冲天,知街内有变,随即撤防回救。抗日军及时转移,日军又扑空,不知抗日军退向何方。

  1901年8月15日,原铁国山抗日首领张吕(草+刺)、张吕赤、张吕良三兄弟,率抗日义民百余人,袭击北斗办务署沙河仓支署。支署警察人数虽不多,但子弹充足,坚守各门户。抗日军英勇作战,一时难以攻破。彰化、台中敌守备队又来支援,抗日军终因情况不利,退入山中。

  1902年,总督府见各地抗日烽火此熄彼起,终无止日,于是再施诱降诡计。儿玉和后藤用尽各种手段来摧毁抗日游击队伍,除了武力镇压外,还实施“糖饴与鞭子”政策,怀柔和诈骗并用。他们开出优厚条件,驱使御用绅士,甜言蜜语,劝诱各地抗日首领出降。待义民上当后,一举杀尽。典型的例子是1902年的大屠杀。

  日本人先驱使御用绅士劝降张大猷、张吕良、刘荣、陈提、张雍、张金环、锺佑等数百名义民出降。定于5月25日,同时分别在林杞埔、斗六、(山坎)头措、西螺、他里雾、林头厝举行“归顺典礼”。日寇定下毒计,事先在各会场周围埋伏机关枪队。典礼开始,日本官员简略致辞后,即匆匆退场。继而由日本武装警官高声宣告:归顺着包藏祸心,私带武器入场,企图反抗政府,本人奉命格杀勿论。话音刚落,机关枪队立即逼近会场,从四周一起扫射。数百抗日义民,赤手空拳,在无法抵抗中饮恨被杀戮,无一生还。苦难的台湾同胞,永远不会忘记这血海深仇。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话说台湾》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