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台湾抗日义勇军故迹

郑坚

  早在今年春节与在台北的严秀峰女士(抗日台湾义勇队李友邦总队长遗孀)互相拜年时,就强烈萌生了重返福建龙岩,寻觅台湾义勇队遗址的愿望。4月来闽参加福建省台湾同胞联谊会成立20周年庆典,偶读副省长汪毅夫乡亲新著《闽台历史社会与民俗文化》关于“台湾义勇队在龙眎洞的活动遗迹”一文,得到台湾义勇队队址即在今龙岩市中山东路24号的考证,以及在龙岩雁石镇的龙眎洞发现了“陈唯奋区队长率领队员7人游此,四四·十 二”、“张士德游此,四四·十二”等遗迹,进一步产生重返龙岩寻觅56年前遗留在龙岩台义队踪迹的激情。

  1945年春,我在福建集美高农尚未毕业,年未满18,老父亲时任台湾义勇队闽南办事处主任,得知台义队为了迎接抗日战争胜利后光复台湾的建设人才需要,决定扩大队伍,再招募一批新队员(从居住在大陆的台籍青年和闽粤台湾同胞祖籍地的青年中挑选)。父亲征求我的意见,我毅然决心投笔从戎,为光复故乡台湾,参加台湾建设而战斗。我当时的心愿,在1944年5月写给台义队的信中表达了。我在信中写道:“我们是必须要坚定意志,誓非收复台湾不可的。”该信刊登在台义队创刊的《台湾青年》上。这封信是前两年研究台义队历史的厦门大学原台湾研究所所长陈在正教授、老同学抄印给我的。

  记得是1945年春,寒假过后,我即随父亲从客居的同安县后溪镇家中,步行到漳州台义队闽南办事处(设在毓英女中附近),再由漳州步行3天到达龙岩。抗日战争时期,福建的公路全部人为加以破坏,不通汽车,实行“焦土抗战”,防止侵华日军长驱直入。当时沿海的厦门市被日军占领。现在从龙岩到漳州100多公里,高速公路1个多小时即可到达。   前面提到的龙眎洞题字“陈唯奋区队长”,就是我当年参加台义队集训时的区队长,当时称第二区队,共100人左右。集训3个月结业后,授衔少尉队员。台义队直属当年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部队番号为“复疆”(收复疆土台湾之意);总队长是少将李友邦,台湾台北县卢洲人。在龙眎洞里题字的“张士德”是上校副总队长,在台湾文化协会活动时的原名叫张克敏。

  据汪毅夫乡亲考证,台湾义勇队1939年在浙江金华成立,1942—1945年总部迁至福建龙岩,成员由63人增为381人。台湾义勇队的历史地位,按中国历史学会会长戴逸任主任编委的《台湾历史纲要》的评价是:“在祖国东南沿海,以李友邦为领导的台湾义勇队和台湾少年团,积极从事‘对敌政治,医务诊疗,生产报国,宣慰军民’的工作,得到抗战军民的高度评价。义勇队出版的《台湾先锋》、《台湾青年》及抗日丛书等,为宣传抗战、促进台湾人民族意识的高涨,帮助大陆同胞了解台湾等方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记得我在龙岩集训结业后不久,日本投降,台湾光复,我随同陈唯奋队长到泉州一带,又招募了一批队员,他们都在义勇队迁驻光复后的台北时,到台湾参加建设,如长期任知名的台南一中教导主任的苏宝藏先生,至今还健在台北市。

  我是1945年9月由老父亲安排,从厦门出发,随10多名台湾乡亲第一批乘机帆船经高雄港回到台湾探望阔别8年的亲人的,我回彰化县和美镇看望了祖父等亲人后,即赶到台北找到张士德副总队长。他是先我几天随美军事代表团从重庆飞到台北的。我在张处协助推动成立各地的“社会服务队”。当时日本已投降,中国政府尚未正式接收,台湾处于无政府状态,台湾民众自发组织起来维持社会秩序。记得当年同船去台的除了上面提到的苏宝藏先生,还有高应贤乡亲。高先生曾任台南县佳里区光复后的第一任区长,随后又返回闽南,改名高先进,在漳州、云霄行医半世纪,前年以101岁高龄仙逝于云霄。高先进乡亲是旅美知名学者、现任台湾“国策顾问”高英茂先生的令尊。

  更值得怀念的是总队长李友邦少将。李将军早年参加反日的台湾文化协会活动,遭日本殖民者通缉而逃亡回祖国大陆,后参加黄埔军校二期毕业,曾受到孙中山先生的关爱,是坚强的抗日爱国将领。可惜台湾义勇队在1945年底迁回台北,即遭勒令解散,李友邦总队长在“2·28”事件中以支持台湾人民之罪被捕。保释后不久,又在台湾50年代的白色恐怖中,惨遭台湾当局杀害。李友邦将军的两个弟弟,都是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因反日爱国而遭到日本殖民者杀害的,真是一门忠烈!李友邦总队长是我们台湾同胞爱国爱乡的一面光辉旗帜,值得后人永远敬仰!

  我这次在事隔56年之后,在龙岩市中山东路24号,找到了当年台湾义勇队的遗址。在我的记忆中,只记得是驻在城东郊区某姓氏祠堂里,附近有一条溪河,夏天还下河游泳过,还过河到一所学校里打过篮球,磕伤过头皮。这次才打听到中山东路24号就是当年的连姓祠堂;那条河就是龙津河,现在的沿河大道龙津路,已从当年的荒郊拓建成市区的主干大道。河南面的原荒机场已是拥有数万居民的楼群。连氏祠堂已不复存在,改建成了富丽堂皇的闽西宾馆。我这次就下榻在闽西宾馆以龙津河畔的“挺秀塔”命名的“挺秀楼”(宾馆6号楼)。

  56年之后,以75岁耄耋之年居然这么巧合地又回来住在18岁为抗日和光复台湾故乡而投笔从戎时的遗址,真是感慨万千,写下自由诗《圣地放光芒》,以为纪念:

  投笔从戎奔龙岩,

  甘薯之子盼复疆(1 );

  抗日胜利台回归,

  欢天喜地返故乡。

  振兴中华复回闽,

  土改剿匪到十方(2);

  耄耋之年觅故迹,

  喜见圣地放光芒(3)!


  注1:甘薯之子是台湾同胞的自喻,台湾岛形状似甘薯。

  注2:十方是福建龙岩市武平县的一个区镇,1951年,即50年前本人曾到此参加土改剿匪。

  注3:龙岩地区是当年中央苏区的一部分,红军长征后一直是红旗不倒的革命圣地。当年是闽省最贫困的地区,今日龙岩已是一座繁华的新城市。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台声》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