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逢甲:新学育才为一统 抗日护台民族英雄

  丘逢甲(1864年—1912年),台湾人,是我国近代杰出的爱国诗人、教育家,抗日护台的民族英雄。他原名秉渊,字仙根,号蛰仙、仓海,也称仓海先生,诗文中常自署“东海遗民”、“台湾遗民”。《马关条约》签订后,为抗击日本对台湾的侵占,丘逢甲亲率义军,与日军抗争。护台失败后,他内渡大陆,广兴新学,以图强国。逝世前,丘逢甲仍不忘光复台湾。丘逢甲至今仍为台湾人民所深深敬仰。

      树立教育救国信念

  1864年(清同治三年),丘逢甲出生于台湾苗栗县铜锣湾一家教书先生家。丘逢甲4岁入塾读书,由其父教读。他生性聪颖,6岁能诗,7岁能文,14岁考取秀才,福建巡抚丁日昌很是赏识,赐他为“东宁才子”(东宁即台湾别名)。25岁丘逢甲应福州乡试,中举人,26岁赴京会试,考中进士,成为我国历史上台湾籍有数的著名进士之一。

  时值19世纪晚期,中华民族危机日益严重,帝国主义瓜分殖民地斗争激烈,我国领土成了帝国主义瓜分的对象。台湾孤悬海外,为我国东南七省门户,各国无不垂涎。在这种背景下,丘逢甲痛感民族、国家祸患重重,日益关心中外事变,接触了西方文化,“慨然有维新之志”,“毅然以天下为已任,恒为大吏陈国家大计”。他虽然中了进士,被任命为工部主事,但他深感清王朝腐败无能,无意做官。他认为不如“专意养士讲学,或为民间仗义兴笔,反有意义”。于是在光绪帝接见后,他即告假归台省亲。回到台湾后,福建省台澎道唐景崧对他很赏识,请他出来做官,被他谢绝,他只允任《台湾通志》采访师。1889年丘逢甲开始走上教育生涯,任台中衡文书院主讲,同时在新竹五峰乡创办山庄书院,不久又任台南府罗山书院、嘉义府崇文书院的主讲。他讲的是新学,要学生在课余,勤读报章,关心国事,激发他们的爱国感情和民族意识。

      抗日护台的民族英雄

  正当丘逢甲在台湾发展教育时,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朝战败,中日签订割让台湾的《马关条约》。消息传来,全国哗然。丘逢甲愤然召集台湾乡绅联合致电清政府抗争,要求清廷废约抗战,保卫国土,但无效。激于义愤,他倾尽家资,在清政府不顾台湾人民死活、台湾人民“无主可依”的情况下组织和率领台湾健儿,组成五万余人的抗日护台大军,与日寇浴血奋战。他与道员林朝栋协守台中,他们于新竹一带与日寇血战20余昼夜,在牺牲的将领中有不少是他的学生,如姜绍祖(“敢”字营统领)、丘国霖(“诚”字营统领)、徐骧(“捷”字营统领)、吴汤光等烈士。经过浴血奋战,终因弹尽粮绝,丘逢甲于同年七月底,在部将劝谏下,乃挥泪内渡大陆,归返祖籍广东镇平县文福乡淡定村。回乡后他筑“念台精舍”培栽后进,把全部精力投入了教育事业中。

      “练十万学生军”育才救国

  丘逢甲在劫后余生回到家乡后,痛定思痛,认为抗日护台失败的主要原因,在于人民缺乏应有的教育,不懂什么是国家、民族利益及其与自身的关系。他在1900年与另一革命志士唐才常会面时曾谈到台湾抗日失败的教训,他说,当时“台南北留下壮勇,不下四五万;台中义军虽属新募,犹肯死战。乃彼久练之兵,一与遇敌,土崩瓦解,真令人不胜愤懑,以后革命必先练学生军乎?”他深刻认识到不造就一批具有爱国革命思想的新军,就不足以使革命成功。这是他归返大陆后大力倡导教育,创办新学,开发民智的主导思想。

  丘逢甲内渡后于1897年应潮州地方官之聘,出任韩山书院院长,从此重又踏上“育才救国”的道路。在韩山书院他提倡新学,着重介绍西方学说以启民智,但遭旧势力的反对,辞职离去。

  1898年—1899年冬,丘逢甲主讲于潮阳县东山书院、澄海县景韩书院,仍以新学保士。在连年讲学活动中,他认识到旧式书院不能很好灌输新知识,若想造就能振兴国势的人才,就必须创办新学。于是他约同好友共同创办了东文学堂。不久,八国联军攻入北京。为了救国救民,丘逢甲加速了创办新学的步伐,1901年春,他联络了粤东开明士绅,在广东汕头创办了岭东同文学堂。该学堂模仿天津北洋学堂分班教学的做法,除聘中文教员外,还聘请了在汕头英、日籍学者以及归国留学生为教师,课程设有经、史,还开设了算学、物理、化学、生理卫生、外语(日、英文),还有“兵式体操”。学堂坚持“取欧西法教育青年,以维新鼓舞士气”,来学青年不少是倾向新思想、要求革命的青年。

  丘逢甲在《缘起》一文中指出办岭东同文学堂的主旨。他说:“西人已以学强其国,于是侵凌远东。日本志士,相与奋发,不三十年亦遂以学强其国。而在东方,土地、人民十倍于日本之中国,乃鄙夷西学不屑道,以驯致以贫弱而危亡。”他办同文学堂,就是为了尽速地通晓日本维新之道和西方的学术,他认为“学西文非十年不能道,学日文则一年而可成”,“且西人有用之书,东人多译之”,“为求其速效,不能不先借径东文,此本堂之宗旨也”。

  丘逢甲在岭东办学,不过十余年,就见效果,“岭东民气蓬勃奋发,国民军起,凡光复郡县,莫不有岭东人参与其间,皆此校倡导之力”。

  除了在岭东办学之外,丘逢甲还在广东各地办学。为培养小学教师他办了“镇平初级师范讲习所”,还办了不少小学、中学,“单以创兆名校之丘氏族学,闽粤之间不下十数”。

  丘逢甲在内渡大陆后数年间,致力于办新学,取得了显著的成绩,成为广东省乃至全国有声望的教育家。1906年他被两广总督聘为学务处视学,及广府中学堂与商业学校监督(校长),1908年又被教育界同仁公推为广东省教育总会会长。

      拥护辛亥革命

  丘逢甲晚年坚决推崇孙中山民主革命学说,拥护辛亥革命。1908年他以两广学务公所议绅身份,委派革命党人罗福星前往南洋视察侨校,罗氏得以在南洋从事革命活动;他还推荐革命党人林修民(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之一)到广东警官学堂任教;1909年他兼任两广方言学堂校长时,聘请革命党人邹鲁、朱执信任教;他当选省谘议局副议长后,即安排革命党人古应芬为谘议局书记长,邹鲁为书记。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丘逢甲听到消息振奋不已,他写道:“内渡十七年,无若今日快心者”,认为“革命军从此推翻清室,建立共和,贤能在位,诚意振刷,则洗雪国耻,恢复故土,可指日计”。当时清政府两广总督张鸣岐妄图在广州挣扎,丘逢甲挺身而出,召集各界人士会议,力主拥护共和。而此时省谘议局不少议员相继逃往香港,正议长易学清托病不出,身为副议长的丘逢甲当机立断,于11月8日在谘议局召开各界人民会议,正式宣布广东省共和独立,并催在香港的革命党人胡汉民速回省城任都督。从此,广东宣告光复。

  广东军政府成立后,丘逢甲被推为中华民国广东省军政府教育部部长。他与王宠惠、邓宪甫三人又被推为粤省代表,赴南京参加筹建中央临时政府的会议,在会上选举孙中山为临时大总统,丘逢甲被选为参议院议员,成为民国成立后第一名台湾省籍议员。1912年1月丘逢甲肺病复发,请假南归,不幸于1912年2月25日溘然长逝。在弥留之际,他喃喃语曰:“吾不忘台湾。”终年48岁。

  丘逢甲的一生,是爱国的一生。他一生为国家民族的团结统一而奔走呼号。为挽救民族危亡他大办教育,为推翻清政府他拥护辛亥革命,他切盼“大九州当大一统……溶溶四海一家春”。台湾人民向以龙的传人为光荣,他们十分崇拜民族英雄郑成功,同时也崇拜抗日护台的英雄丘逢甲。台湾人民为了纪念他,开办了“逢甲大学”。丘逢甲是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的爱国者和教育家,他的著作被后人收集在《丘仓海先生文集》中,这部光辉的著作,成为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他一生的宝贵资料。 (张兰馨)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