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原住民惨烈抗日史:中华民族最惨痛记忆之一

  近日,台湾原住民“还我祖灵行动”代表团要求日本靖国神社归还台湾原住民的祖灵。这一行动再次唤起了人们对台湾原住民同胞抗日史的回忆……

  一、日本殖民者侵占台湾后,推行了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掠夺政策;其种种野蛮行径,加深了台湾原住民的抗日意识

  徐博东(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台湾原住民,在台湾被统称为“山胞”,在大陆被统称为“高山族”,是中华民族56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自1895年甲午战争清政府战败后,日本殖民者侵占了台湾,台湾人民从此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下痛苦地呻吟了50年,台湾原住民的遭遇十分悲惨。

  党朝胜(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副主任):日本在据台之初,尚没有时间去处理原住民的问题。但是完全征服原住民却一直是殖民者念兹在兹的事情。日本强占台湾后,为进一步实现其扩张野心,本国资源匮乏的日本在占据台湾后就开始大肆掠夺台湾资源。

  陈星(北京联合大学台湾研究院两岸关系研究所所长助理):日本殖民者制定了“工业日本、农业台湾”的殖民政策,对台湾进行了疯狂的经济掠夺。这主要体现三个方面:一是掠夺资源。日本殖民者在山区开设樟脑粗制厂、农林所等,以台湾的自然资源发展工业。二是垄断原住民与外界的全部贸易,获取高额利润。三是奴役原住民族人。日本殖民者对原住民的统治,虽称为“恩威并施”,但是“威加之有余,而恩施之殊少”。原住民的血汗滋养了日本的殖民经济。

  党朝胜:除了经济掠夺外,日本殖民者还对原住民实行了残酷的政治压迫,以高压、武力逼迫企图征服原住民族归顺。为了打破原住民原有的社会结构,日本殖民者不惜一切手段,意图将原住民灭族,对于原住民的反抗,更是进行了野蛮的镇压。

  徐博东:例如,第五任总督佐久间马太在财政紧张的情况下,仍制定了“五年讨蕃计划”,斥资1600万元巨款,对原住民的反抗活动进行镇压。1906年到1909年是所谓“讨伐准备期”,佐久间采用设置“隘勇线”(即武力驻防的防线,笔者注)的方法,步步为营,压缩原住民的活动空间。史料记载,当时仅针对“北蕃”的隘勇线就长100余里,并在“蕃界”设置电话线、铁丝网和通电铁丝网,形成包围圈。1910年至1915年是“五年讨蕃计划”大规模实施时期,殖民当局派出了军队和警察部队,对原住民进行攻击和扑杀。在这个过程中,原住民同胞被杀害的人数,不可胜数。

  党朝胜:除武力攻杀之外,日本殖民者自1895年据台开始,一直到1945年战败投降,对原住民实行了彻底的警察统治。警察对原住民的控制,无孔不入,他们不但有警察权,同时还负责教育、授产及卫生等诸般事务,控制之严密,实属罕见。

  陈星:更有甚者,原住民在警察统治下,与外界完全隔绝。殖民当局根据1900年颁布的《律令第七号》,封锁了一般人民(汉人,下同)在“蕃地”的任何所有权或占有权。1927年日本殖民当局又制定了《蕃地取缔规则》,不许一般人民进入“蕃地”。因此,“蕃地”就变成了特殊行政区域,住在这里的人民,除了“蕃人”以外,只有警察。

  党朝胜:日本殖民者对台湾原住民抗击活动的镇压手段日益残忍。他们一方面以“以蕃制蕃”手段,在原住民中挑拨离间,胁迫不同部落的原住民相互残杀,削减原住民各部落之反抗力,同时,通过收买个别告密者,以达到监视原住民的目的。另一方面,则是直接镇压杀戮。据日本殖民机构台湾总督府公布资料显示,1895年至1920年共讨伐生蕃(住在山区的原住民)138次,杀死7080人,伤4123人。在日本侵占台湾期间,共发动了160余次所谓的“剿蕃战役”,对原住民实施“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原住民族部落遭逢了近乎灭绝的打击。

  徐博东:日本殖民者的种种野蛮行径,加深了台湾原住民的抗日意识。

  二、台湾原住民对日本殖民残暴统治进行了悲壮的抗击;这些抗击活动沉重打击了日本殖民者

  陈星:日本殖民者的残酷统治引起了激烈的反抗,英勇的原住民不断地发起武装起义,这些抗击活动比较有名的有:1915年花莲港厅大芬社原住民的抗日起义;1919年台中县丹大社及新竹县夏喀罗社原住民的抗日起义;1919年至1920年新竹县北势坑原住民的抗日起义等。

  党朝胜:台湾原住民最为惨烈的抗日事件要数“雾社事件”。1930年10月某日,雾社(现台湾省南投县仁爱乡)地区的泰雅族原住民正在举行婚礼,日本“理蕃”巡查前往察看,当时有人即端酒让他喝,但日本巡查竟认为对他不礼貌,当即发生争执。尽管原住民头领已被迫向日本巡查赔礼,但日本人还是扬言要把他们处死。这样,在原住民心中积压多年的怒火就被点燃了,他们被迫主动出击,将残暴的日本警察及其家属杀死,然后放火烧毁日本警察所。在台北的日本总督府闻讯后,立即调集200多名警察组成讨伐队,并从台北、台南和花莲抽调2000名军警赶往雾社,还派出飞机、大炮前去轰炸。原住民被逼退至山谷丛林中,日本殖民者竟不顾国际公约,灭绝人性地使用毒气。雾社人民遭受到空前的浩劫,600多名泰雅族同胞遭到屠杀,参加雾社起义的各个村庄都被放火烧毁,幸存的500多原住民被驱赶到西抱社等地。5日之后,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又制造一次血腥的屠杀事件,即所谓“第二次雾社事件”。200多名手无寸铁的原住民被杀害了。这样,在20多天内,雾社原有的1236名泰雅族人最后只剩下200余人,并被迫流离失所。

  徐博东:台湾原住民的这些抗日活动虽然因为力量太过悬殊,最后均以失败告终,但是却沉重打击了殖民者。

  三、台湾原住民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锥心泣血的经历,是台湾人民也是整个中华民族最为惨痛的历史记忆之一

  党朝胜:日本军国主义的残暴统治,给台湾原住民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恶霸日本人”的形象在台湾原住民心目中深深扎根,他们对日本殖民者的血海深仇自然是“没齿难忘”。但是,随着日本对外侵略战争的进一步扩大,日本殖民者也采取“软”的一手,开始在岛内推行“皇民化运动”。

  徐博东:从1936年底直到1945年投降,日本殖民政府在台湾推行了长达8年的所谓“皇民化运动”,其主要内容有:强制推行日语、强制改日式姓名、志愿兵制度、宗教、社会习俗改革等。其性质是极端的同化主义,实质则是要将台湾变成日本帝国战争动员的一部分。学校教育是推行皇民化运动的重要手段。早在日本据台之初,就在原住民地区设立学校(教育所),由警察充当教师。学校强制使用日语,取消原住民的传统语言,并且通过修身、历史、军事等课程,对原住民儿童进行所谓皇国思想的灌输。这种情况到了“皇民化运动”时期更加变本加厉。日本殖民者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将原住民族同化为所谓日本皇民,塑造一批在日本统治者面前俯首贴耳的“畸形日本人”。此外,日本殖民者还通过社会教育的方式对原住民成年人进行所谓皇民化教育。殖民当局还以种种欺骗手段不定时地招集全岛原住民青年骨干举行碰头会,宣讲所谓皇民思想,挑唆对中国的敌视心理。

  党朝胜: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由于日军战线过长,兵力更显不足,于是在1942年初首次在台湾开始实行所谓“志愿兵制度”。这些“志愿兵”基本都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哄骗参加的,被日本殖民者大肆屠杀的原住民也是日本殖民者哄骗的对象。为了让这些人能忠于日本天皇,日本殖民者还逼着所谓“志愿兵”写“誓死尽忠报国”一类文字的血书。

  陈星:在此过程中,日本殖民者还强征原住民青年入伍,成立了所谓“高砂义勇队”,到南洋前线去充当炮灰。从开始征兵至日本投降,日本殖民者总共在原住民中征集了7批共4000多人(另一说法为七八千人,而第8批因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而未能成行),组成所谓“高砂义勇队”

  党朝胜:这批被日军骗来的原住民青年被派到海外后,基本上都是到环境极为险恶的南洋丛林地带作战,经常食不果腹,更有不少队员被迫担任冲锋“肉弹”而有去无回。由于“高砂义勇队”多被派赴战场的第一线,因此,死伤极为惨重,战后生还者仅有1/3,且多数成为伤残。

  党朝胜:日本投降后,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不顾台湾原住民的感受,也未征求遗属的意见,就擅自把战死的台湾原住民亡灵供奉到了罪恶的靖国神社里。这对原住民同胞而言是莫大的侮辱,因此,台湾原住民曾多次前往靖国神社欲讨回祖灵。

  徐博东:台湾原住民在日本殖民统治下锥心泣血的经历,是台湾人民最为惨痛的历史记忆之一。但是,直至今日,作为受害者的台湾原住民战死者在殖民者的欺骗与强制下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而且死后还要接着被利用,他们的灵魂流落在异国他乡,难以安息。这是台湾原住民之痛,也是整个中华民族之痛。


  关键词

  台湾原住民

  台湾原住民在台湾被统称为“山胞”,在大陆被统称为“高山族”,是中华民族56个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根据所住地域不同,原住民可分为平地原住民与山地原住民,后来,又进一步细分为:雅美族、排湾族、卑南族、鲁凯族、阿美族、邹族、布农族、赛夏族、泰雅族、邵族共十族。

  原住民长期生活在宝岛台湾,大部分是从中国大陆直接或间接移居而来的。据考古所发现的台湾最早的人类化石“左镇人”显示,“左镇人”是3万多年前从大陆到台湾的,与福建考古发现的“清流人”、“东山人”同属中国旧石器时代南部地区的晚期智人,有着共同的起源,都继承了中国直立人的一些特性。现在更有学者认为,部分台湾原住民部族属于古代越人之后。三国时期吴国将领卫温等率1万多人到达台湾。这是有文字记载的两岸之间的最早往来,而史料记载的大陆向台湾移民则首见于隋朝。此后,汉人与原住民之间的民族融合进一步加速。

  但直到荷兰侵台时,原住民仍是台湾的强势族群。

  以后,随着郑成功收复台湾,大陆移民的大量涌入,带来了大量先进的中原文化,原住民的生产生活水平迅速提高,他们与汉人之间的相互通婚同化加速,原住民的数量相对减少,在台湾总人口中比例也逐渐降低。但是,台湾原住民的绝对减少,却是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
 
  (作者:徐博东、党朝胜、陈星)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北京日报理论周刊》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