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同胞抗日50年简述


  一部中国近代史,是中国人民饱受帝国主义侵略凌辱的历史,同时也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抵抗外侮的牺牲奋斗史。近百年来,中国人民反抗外国奴役的斗争始终是史不绝书。我们对此似乎早已是耳熟能详,可是当我读到《台湾同胞抗日50年纪实》一书时,却仍为台湾人民曾经拥有这样一段椎心泣血般的经历而深深感到震惊和感动,因为书中所叙述的这段令人心酸而又慷慨悲壮的抗日史,正是一般史书所常常忽略或疏于记述的。

  台湾岛虽地处祖国大陆的边缘地带,然而人们可能难以想象,自16世纪直到抗战胜利前的400多年间,据专家研究,台湾岛共遭受外国势力16次之多的侵袭与占领,犯境者包括日、美、英、法、荷、西等国家。台湾岛遭受外国侵略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长,罹祸之惨,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是没有先例的。如果把1840年发生的鸦片战争定为中国人民全面遭受外国侵略的开始,那么台湾民众蒙受外邦奴役的时间要比大陆人民整整长两个世纪。与之相应的是,台湾民众为抗击外国势力染指家园所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斗争,其持续时间之长,抵抗情景之悲烈,亦足以令人惊叹并为之动容。特别是甲午战败后,清朝政府被迫签定了《马关条约》,使台湾沦为日本殖民地。以此为契机,台湾人民在岛内掀起了一波波拼死抗击强虏的悲壮起义,在割让已成定局、企求外援无望的情况下,丘逢甲率台湾绅民上书唐景崧代奏,决心“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表达了誓死守御、义与存亡的决绝态度,并在台湾已成孤岛的绝境中,被迫“遵奉正朔,遥作屏藩”,临时成立战时行营式的“台湾民主国”。“台湾民主国”的领袖们以民族大义相感召,动员民众由北而南,节节抵抗,族旗所指,重创日军,虽因实力不济终至覆亡,却正式揭开了台湾义军抗战的帷幕。

  台湾义军是在日方宣布所谓“全岛平定”的状态下崛起的,他们既无清廷支持,又无外援策应,且装备极为简陋,却义无反顾地殊死抗击着总兵力达7万多人、拥有40余艘军舰的侵台日军。在日军层层进逼、日夜搜剿甚至屠村杀戮的恐怖威胁下,台湾民众自1895年至1902年间总共进行了长达7年的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并涌现出北部简大狮、中部柯铁虎、南部林少猫等全称“三猛”的义军首领。他们采用神出鬼没的游击战术,屡屡击破日军的包围搜捕,使带血的义旗猎猎飘扬在台湾上空。在林少猫栖牲以后,台湾人民被迫暂时收卷起了义旗,然而抗日的风潮仅仅沉寂了5年左右,从1907年至1915年,与国内同盟会的反清活动和辛亥革命互相激荡,台湾人民再次揭起了反抗的旗帜,罗福星等人慷慨赴死的英烈气概与噍吧哖起义中台岛人民前仆后继的决死精神,早已成为后人景仰的典范。以后,高山族同胞为反抗日本殖民统治而发起的雾社起义更是震惊了全世界。总而言之,在日帝殖民统治的前20年中,台岛起义烽火连绵不息,真可谓是“三年一小战,五年一大战”,由此谱写出了一曲撼天动地的民族正气之歌。

  日本侵占台湾采取的不仅是武装镇压的暴力形式,而且交替使用着剿抚并行的殖民策略。在日资大量拥入台湾,经济掠夺日趋严重的同时,各种奴化与歧视政策和所谓“皇民化”措施也纷纷亮相出台,企图从民族认同的根基上摧毁台岛人民与大陆的血脉联系。为了抗衡这股恶势力,血管里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的台湾同胞抱着与大陆民众同根同种的执著情感,从本世纪20年代起,开始转换反抗方式,在政治、文化、经济等领域内继续开展与日本殖民当局的非武装抗争,掀起了民族解放运动的又一波澜,出现了诸如林献堂与议会设置请愿运动,以及台湾文化协会、民众党和台湾地方自治联盟这样的政治组织,台湾共产党以及农民组合、工会、反帝同盟等各种团体也纷纷成立,并开展了不同类型的活动,如林献堂曾发起多次议会设置请愿,力争台湾人民的政治合法权益;文化协会组织读报社、讲习会和文化演讲会,向民众宣讲台湾历史和中国文明史,以此借历史之喻,讽现实之弊,重新培植和恢复台岛人民的民族记忆和感情。有时演讲名义上是文化性的,实际上内容多涉及台湾政治、经济、社会诸问题,演讲人借机抒发对日本统治的不满,抨击殖民政策,倡导文化启蒙;台湾民众党还以废除保甲制度为自己的纲领性任务;在共产党的支持与领导下,反抗日本殖民掠夺与剥削的工农运动亦蓬勃开展。这些政党团体尽管政见不同,路线各异,但在反对日本殖民统治、争取民族解放这一基点上却达成了一致,与上层知识分子的爱国运动相呼应,当时各阶层民众均积极投身于保卫中华文化、认同祖国身份的各种运动中,民间继承着民族语言、风俗习惯与信仰,在最困难的条件下,顽强地传递着中华文化在台湾的香火遗脉。

  “七七”事变成为台湾人民抗日斗争的新的转折点,自此之后,台胞抵抗外侮的豪迈行动终于有机会融汇到了祖国大陆全面抗战的连天烽火之中,再次铸就了自己的辉煌。许多像吴思汉、钟浩东这样的热血青年,不仅须忍受身体上的艰辛困苦,而且还要甘受被自己人误解怀疑的心理创痛,经过数不清的颠沛劳顿,冲破日警的封锁,潜归祖国大陆。他们像火种一样播撒散布于各种抗战团体之中,有参加新四军、八路军的,有投身国民党军队的,许多人在大后方重庆参加各种抗日组织和团体,如著名的抗日志士李友邦将军组织的台湾义勇队和台湾少年团就长期转战在祖国的东南地区。无论身处哪条战线,担任何职务,他们的工作都协力指向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彻底击败日本侵略者,最终光复自己与祖国血脉同源的家园。华南、华东、华北……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到处都留下了台胞默默奋斗的足迹,他们和祖国的同胞一起迎来了抗战胜利的黎明时刻。

  从1895年割台到1945年台湾光复,回顾台湾人民长达半个世纪的抗战史,我深切感受到,台湾人民在孤绝的环境中所遭受的苦难和进行的殊死抗争,完全可以用感天动地来加以形容。台湾同胞的抗日斗争事迹实在可歌可泣。据统计,台胞先后有65万人在半个世纪的斗争中捐躯殉国,他们和大陆为八年抗战而流血捐躯的3000万同胞一样,应同样成为我们民族苦难记忆的焦点而予以充分关注。我们尤其强调的是,台湾人民的抗战并不是孤立的行为,而是波澜壮阔的整个中华民族自救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

  台湾人民的抗日运动,在长期发展中逐渐形成了较为系统的民族救亡的理念和意识,尽管这些理念和意识由于历史条件和社会环境的限制,特别是在日本长期的残酷殖民统治下会表现出不同的形态,但是在坚持中国整体的民族立场与抵抗日本殖民统治这个太原则上却是完全一致的。而且抗击日寇与回归祖国是同一理念的两个方面,二者是不可分割的。正如李友邦所阐述的那样:“先从日帝对台湾的殖民地统治下争取‘民族独立',然后返归祖国"。所以说,台湾人民的抗战精神虽然有自己的特征和界定,但就寻求民族独立,渴望回归祖国的意义而言,仍须看作是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的整体民族精神的一种表现,而不应仅仅视为与祖国无关的台岛人民自发的行动和意识。应该说,台湾同胞为了反抗日本殖民统治,争取回归祖国而进行的斗争构成了近代中国人民反抗外来侵略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台胞抗日斗争史为这段历史增添了极为光辉的一页。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