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军民抗日之战

  “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

  台湾军民的抗日之战,从1895年4月20日开始,到10月21日日军占领台南府,历时6个月。他们团结一致,协同抗敌,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为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

  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中国神圣领土台湾割让给日本。消息传来,全国哗然,立即掀起了反对割地赔款,要求继续抗战的浪潮,尤其是台湾人民反对割台的斗争更为激烈。4月20日,即条约签订后第三天,台北市民鸣锣罢市,群众拥到台湾巡抚衙门,愤怒抗议清政府的卖国行径,并宣布饷银不准运出,制造局不准停工,台湾税收全部留供抗击日本侵略者之用。台湾人民表示,“桑梓之地,义与存亡”,决心与日本侵略者决一死战,“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台湾军民为了保卫国土和家园,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割台斗争。吴汤兴、徐骧、姜绍祖以及简成功、简精华父子领导的义军与驻守台湾的清军刘永福部,是当时反割台斗争的主力。

  当台湾军民积极准备抗日之际,日本也在做割占台湾的准备。5月10日,日本政府任命海军大将桦山资纪为台湾总督兼军务司令官,以便使割占台湾迅速成为既成事实。

  5月20日,清政府无视台湾人民的呼声,仍派出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为割台大臣,如期交割台湾。5月27日,日本派出陆军中将北白川能久亲王率领的近卫师团,陆续向台湾进犯。

  5月29日,日本侵略军分别由桦山资纪和北白川能久指挥,在三貂角登陆后,向基隆进犯。双方进行激烈的战斗,后因清军兵力薄弱,且战且退,最后被迫退往狮球岭拒守。6月3日午后,日军攻占狮球岭,基隆失陷。

  基隆失陷后,台北危急。在这紧急关头,台湾巡抚唐景崧却逃往淡水,并于6月6日由淡水逃回厦门。6日午夜,日军进攻台北。城内一些爱国军民奋勇抵抗,但因无人指挥,无法打退日军的进攻。7日下午,日军攻占了台北。

  台北失陷和唐景崧等官僚士绅的潜避,激起了台湾广大爱国军民的悲痛和愤慨。守卫台南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气愤,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表示为保卫国土,“万死不辞”。坚守台湾的军民,共举刘永福为首领,领导全台抗日武装斗争。

  日军在占领台北后,便急不可待地要拿下新竹,以便打开南侵的通路。6月12日,日军近卫师团分东西两路猛扑台中门户新竹县。刘永福派分统杨紫云率领新楚军,会同义军吴汤兴、徐骧、姜绍祖等驻守。他们分别在东路的大科嵌和西路的大湖口,据险阻击日军。当地群众激于民族义愤,也主动协助义军歼敌。来自山区的农民,射击准确,使日军伤亡颇重。但日军依仗人多势众和武器精良,拚死进攻。抗日军队则因粮械不济,被迫后撤。新竹于22日失陷。

  新竹为台中门户,战略地位重要。为了解除敌人对台中、台南的威胁,抗日义军在退出新竹后便积极筹划反攻,夺回新竹。7月9日夜,抗日义军开始反攻新竹。当时守新竹的日军有2000人,义军集中几倍于敌的兵力分两路进行反攻。吴汤兴、杨紫云率一部分兵力从正面进攻,徐骧、姜绍祖则率另一部分队伍从侧后夹击。由于走漏了消息,日军有了防备。

  义军这次反攻新竹虽未成功,但杀伤了大量日军。7月18日,姜绍祖率义军200余人,再次猛攻新竹城东门。徐骧也率民团攻击日军背后,以支援姜绍祖的进攻。两支队伍相互配合,与日军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终因寡不敌众,最后撤退。姜绍祖率部在枕头山阻止敌人,弹尽被俘,同部下70余人殉难。

  日军在新竹休整之后,又得到2万人的增援部队,于8月初出新竹,兵分三路向南进逼。8月9日,日军以3个联队的兵力在3艘军舰的配合下,向尖笔山和头份庄发起进攻。驻守在头份庄的杨紫云部队,奋勇抗击,大挫敌军。后因汉奸为日军引路,抄袭杨部后路,使杨部处于孤军作战的不利局面。杨紫云身先士卒,冒着枪林弹雨冲杀敌人,但终因寡不敌众和后援不继而失败,杨紫云同大部将士战死疆场。守尖笔山的徐骧义军巧妙地利用地形,躲开敌人炮火,抄袭其后路,大量杀伤日军,并俘敌数十人。最后终因兵力和武器相差悬殊,被迫转移。头份庄和尖笔山落入日军之手。

  8月13日,日军集中兵力进犯苗栗。抗日义军进行了英勇抵抗,两军互有伤亡。但义军损失较重,被迫退出苗栗,退守大甲溪。8月14日,苗栗陷落。

  日军占领苗栗后,便企图南下进攻彰化。徐骧和黑旗军统领吴彭年决定在大甲溪伏击,消灭进犯的日军。8月22日,日军猛攻大甲溪。当日军刚渡到南岸,埋伏在岸边丛林中的吴彭年部突然向敌军猛烈开火,日军猝不及防,急忙向北岸回渡,徐骧率领的义军和黑旗军营官袁锦清由溪湾左右夹击,使日军腹背受敌,前后不能兼顾,纷纷落水,死伤惨重。这次伏击战,打得敌人丧魂落魄,大大振奋了义军的士气。

  8月23日,日军集结主力,再次进犯。黑旗军汤人贵营由正面迎敌,袁锦清营与徐骧部义军分左右包抄。袁锦清率精兵50多人插入敌阵冲杀,全部英勇战死。日军乘势渡过大甲溪,全力扑向台中。义军与日军激战一昼夜,最后力竭而退,台中遂陷。

  日军占领台中后,便倾全力南犯彰化。抗日义军在彰化城东八卦山与日军展开激战。这次战斗是台湾军民抗日斗争史上最激烈的一次大会战,也是近代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上壮丽的一页。

  8月28日,日军气势汹汹地猛扑彰化城东的八卦山,守军奋勇抵抗。徐骧率部组织反击,多次打退日军的进攻。汤人贵、沈福山等率部同日军展开肉搏战,壮烈牺牲。守军将领吴汤兴也中炮殉难。在山下追击敌军的吴彭年,冒死率黑旗军300余人来援,不幸中炮阵亡。在这次战斗中,日军的近卫师团也伤亡1000多人,是它侵台以来受到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日军占领彰化后,接着占领云林。刘永福部署反攻云林和彰化,采取以攻为守的策略。已退守台南的徐骧,招募到高山族义军700多人,也赶来参战。简成功、简精华父子和黄荣邦、林义成等也率数千人来配合。8月底,杨泗洪和各路义军夜袭嘉义北面的大莆林,歼灭守敌大部,杨泗洪受伤后仍追歼逃敌,因伤重牺牲。9月初,抗日义军收复云林后,又挥师北上,进击侵略者,在当地群众的配合下,到处截杀日军,使日军只得龟缩在彰化城内。但由于清政府阻断大陆人民支援台湾抗战,财源、枪弹和粮食都极为困难,致使义军未能攻克彰化。

  日军又调来大批援军,重新从彰化出击,复陷云林,继而进逼台南的门户嘉义。黑旗军萧三发、王德标和义军黄荣邦等合力抗击日军。10月8日,日军兵临嘉义城下。守军见敌人来势凶猛,自己兵力不足,无法与敌拚杀,决计用地雷战消灭敌人。他们预先在城外义军营地中埋下许多地雷,用药线相连,并进行巧妙的伪装,布置停当后,义军撤出营地。

  王德标率军入城,徐骧、林义成率义军埋伏在营地两侧。当晚,林义成率队出击敌军,放了一阵枪后,佯装败退入城。日军以为义军败退,便占据义军营地。半夜,王德标派一批勇敢、敏捷的战士,潜至营地附近,迅速将地雷药线点燃。轰然巨响,地雷连续爆炸。睡梦中的日军还未来得及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便被炸死或炸伤。这一仗,日军死伤700多人。日军在溃退中,又遭义军伏击,死伤很多。

  10月9日,气急败坏的日军集中兵力疯狂地向嘉义城大举围攻。义军首领徐骧在城楼上持刀督战,奋勇杀敌。柏正才、王德标、简成功、简精华等均率部力战。午后,西门首先被攻破,敌人蜂拥而入。义军与敌人浴血巷战,最后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冲出重围,退到城外。王德标和简精华率部退守曾文溪,嘉义失陷。

  日军占领嘉义后,集中4万兵力,从陆、海两路包围台南。这时,台湾抗日军民经过5个月的浴血奋战,伤亡很重,成千上万的战士为保卫国土英勇献身,许多爱国将领也先后壮烈牺牲,元气大伤。加上兵力不足,饷弹缺乏,形势十分危急。10月20日,日军进犯曾文溪,徐骧、简精华、王德标率队拒战。但力量相差过于悬殊,义军终于战败。21日,日军进占台南府城。

  台湾沦陷了,但台湾军民不屈不挠、浴血奋战的斗争精神是可歌可泣的。他们以土枪土炮抗击了用近代化武器装备起来的训练有素的日本侵略者达5个月之久,并使日本侵略军付出了巨大代价。5万侵台日军在战场上伤亡和因病中途被遣送回国的就达3万多人。近卫师团长北白川能久中将和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少将也在这次侵台战争中毙命。

  台湾军民的抗日之战向全世界表明:中国人民不可侮!中华民族不可侮!台湾军民用自己的鲜血为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史谱写了悲壮而又光辉灿烂的篇章,充分体现了中华儿女的爱国主义精神。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