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抗战岁月的回首:热爱祖国是一种力量

  新华网北京9月1日电 1895年,日本通过《马关条约》强占了祖国宝岛台湾。从那一刻起到台湾光复,岛内人民一直没有停止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累计牺牲、受害65万人,占当时岛内总人口的11%。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原副会长郑坚说。

  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台湾同胞的抗日斗争更加艰苦卓绝。郑坚说:“《马关条约》签署后,日军从台湾北部基隆登陆,但一直打了5个多月才得以占领南部沿海的台南。日军死伤人数超过甲午战争近一倍。台湾同胞的伤亡更惨重,仅在我家乡彰化八卦山一役,就牺牲了5000多人。”

  78岁的郑坚,出生在台湾省彰化县。他回忆说:“‘七七事变’后,岛内的抗日斗争更加悲壮。如1938年在高雄等地发生了两起反战暴动,先后有400余人被捕、200余人牺牲。1939年因反抗日本殖民者‘拉军夫’,600多名台湾同胞被杀害。”

  “台湾同胞也积极加入祖国的抗日战争。1939年,李友邦(台北人)在浙江金华成立了‘台湾义勇队’,转战在浙、闽、苏、皖的抗战前线,直到抗战胜利。先父和我都先后参加了这支台胞爱国抗日武装。”

  “为了侵华,日本政府还强征近30万台湾百姓当兵,10万人当‘军夫’,充当炮灰。但遭到台湾民众的抵制。1943年至1944年在海南岛有万余名被日本强征的台湾兵起义,起义失败后,7000多人遭杀害。我的二叔、三叔、舅舅都被日本殖民当局强征入伍,二叔死于海南岛,尸骨不存。然而,仅在海南岛一地,就有4000余台湾兵成功地参加到抗日队伍中。”

  郑坚说:“抗战胜利后,我随台湾义勇队返回台湾,在彰化当了一段时间的中学教员。当时有的学童不懂得自己是中国人,听到天皇投降的消息还哭了。但大人们告诉孩子:我们是中国人不是日本人,强占台湾的日本人被打败了!当时,台湾民众家家户户把珍藏已久的祖先牌位拿出来,烧香祭祖,告慰祖先。日本人在台湾搞的‘皇民化运动’顷刻间土崩瓦解。”

  全国台联另一位台胞作家、今年85岁的周青,是台北市人。他回忆说:“我们家住在台北市日本大兵营的旁边,我父亲在劳力市场卖苦力,母亲到日本军官宿舍洗衣服,赚微薄的钱补贴家用。母亲有时把日本人吃剩的米饭或菜拾回来给我们吃。因为,台湾种的好米全都被运去日本,台湾人根本吃不到。”

  “日本侵略者为了便于殖民统治而重视小学教育,但小学教的内容主要是宣传日本‘伟大’并蔑视中国,如日本的皇帝叫‘神武天皇’,称‘大和民族是优秀民族’而‘支那民族是劣等民族’等。日本人经常叫我们‘清国奴’,这是当时我们感到最为屈辱的一句话。”

  周青说,在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人是二等公民。小时候乘公共汽车,遇到日本学生上车,中国学生就得赶快让座位,如果稍慢一点,他就动手打你。“有一次,我和小伙伴们教训了一个日本孩子,但一到学校就被日本教员揍了一顿,并被拖到日本天皇像前罚站,一直到下午才被放回家。进了家门发现母亲红着眼睛坐在床边哭,几个邻居围坐在周围,父亲躺在木床上,脸变了形,左眼乌青、淤血,看不见东西。原来是因为我打了日本小孩而连累父亲被日本官吏教训。但我父亲没有责骂我,反而安慰我说‘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父亲常给我讲中国的民间文学作品《封神演义》、《三国演义》、《水浒传》等,我因此受益非浅。后来有人曾问我日本统治时代禁止中文汉语,你的文章为什么写这么好?我说我是自学来的。热爱祖国是一种力量。”

  周青说,父亲也给他讲台湾起义者的故事,“我慢慢地知道,台湾人民在台湾被日本占领之后是如何英勇顽强地反抗的。比如,1930年雾社起义。起义人员的家眷自发地串联在一起,为了要让参加起义的丈夫或者兄弟无后顾之忧,她们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摘了鲜花插在头上,互相拥抱着跳下悬崖……”。

  “这些故事让日本殖民统治下的台湾百姓有一种希望,给了我们生存的力量,使我们相信祖国一定会来收复台湾。”(记者孙彦新 黄明)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5年9月1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