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政府无能战败割地赔款 台民众奋起抗击日军

  
樊繁

 
  1895年,清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大败,被迫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被迫割让台湾及附属岛屿给日本。

      全国上下拒割台湾

  1895年4月17日,《马关条约》签署的消息传到台湾,在台岛顿时引起巨大震动。人们聚在一起放声大哭,哭声震野。爱国民众纷纷拥进台湾巡抚衙门,诉说爱国保台的愿望。士绅富商也联名致电清政府,表达誓死抗日卫国之心。台湾爱国乡绅丘逢甲血书“守土抗倭”四字,率领台民通电清政府要誓死守御。一场波澜壮阔的民众反割台斗争开始酝酿。

  4月20日,台北全城民众罢市集会抗议割让台湾。此后,在丘逢甲等的领导下,斗争的烈焰从台北迅速扩展到台岛各地。负责防守台南的清军总兵刘永福、台东知州胡传等也先后表明守土决心,誓与台北城共进退。

  京城内外,各级官员纷纷上疏清廷抗议和议,反对割台。正在北京参加科举考试的台籍举人与在京台籍官员也多方奔走,并在台湾会馆集会,上书都察院,表明台湾民众心迹:只要清政府不舍弃台岛,“台地军民必能舍生忘死,为国家效命!”在康有为和梁启超等人的组织下,18省举子1300余人在北京城聚会,公推康有为起草请愿奏折。当夜,义愤填膺的康有为一气呵成,写就了一份1.8万余字的长文,反对清廷割地求和,力促清政府变法自强,要求清政府订正条约,不要割台。这就是中国近代史上著名的“公车上书”,它赋予反割台斗争以新的内容,将其推到一个新的高潮。

  组建地方政权自主抗日

  在中国全国上下的反对声中,日本加紧敦促清政府履行交割手续。4月10日,日本大本营命令近卫师团南下接管台湾;次日,任命桦山资纪为台湾总督兼军务司令官,出兵接收台湾。

  眼看台湾沦落已成定局,台湾民众决心自己组织起来奋起保台。考虑到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如果以中国台湾省的名义宣布抗日,日本政府会向清廷施压,迫使清政府干预民众抗日。4月21日,丘逢甲与台岛绅民代表集会,决定成立地方政权自主抗日,保卫家园。5月15日,丘逢甲等人再度在台北集会,参考了陈季同根据国际公法提出的“民政自主”、割让地居民有权揭竿而起的建议,定下了“自主抗日”的方针;同日,又以全台绅民的名义分别致电总理衙门、南北洋通商大臣及闽浙总督,表达义民百姓对祖国的难以割舍之情和要死守台湾的决心。此时,清政府却逐渐成了“洋人的朝廷”,竟于20日下令台湾巡抚唐景崧等人马上“内渡”回大陆,台湾军民对清政府彻底绝望了。

  陈季同、丘逢甲等人成立了被称作“台湾民主国”的地方政权,以唐景崧、丘逢甲二人为正副总统。为表明台湾百姓永远属于中华,丘逢甲等人定年号为“永清”,并仿照清朝国旗(黄地青龙旗)的样式,设计了与之呼应的蓝底黄虎旗,图案为一只尾高首低做驯服状的老虎,虎首朝向旗杆方向,以示台湾民众心向神州之意。

  “台湾民主国”地方政权是在台湾面临日本武装侵占局面下建立的抗日救亡政权。建立之初,他们对中外宣告:清廷与日本签订割台条约,无人肯援,台民惟有自主,推拥贤者,暂理台政;事平之后再请命朝廷;台民集众防御,愿人人战死,但决不愿拱手相让。这些都表明此政权的建立是台湾人民为抗日保台而迫不得已采取的应急措施,台湾民众从来也没有想过要背离祖国、分裂疆土。相反,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使台湾永不脱离祖国,永属中华。

      临时政权临阵溃散

  李鸿章与日本政府商定的交割日期是6月2日,但日军对台湾的侵略自5月25日就已开始了。5月27日,桦山资纪与从东北战场上率近卫师团南下的北白川宫能久会合于琉球中城湾。在听说台湾义民守土起义的消息后,桦山资纪等人决定不等办完交接手续,便开始镇压台民起义。

  5月29日,日军避开台湾军民严密防守的基隆、淡水等重镇,假意炮击金包里附近海面,伪造登陆迹象,随即突袭基隆东面三貂角附近的偏僻小渔村澳底。澳底村的驻军只有两个营,且多为刚入伍三四天的新兵,根本无法阻挡日军。日军在这里顺利登陆后,越过三貂岭,直扑基隆。

  6月3日,在日军海陆合围下,基隆城失陷。随即,日军进击台北北面的天险狮球岭。4日下午,基隆溃军退入台北,唐景崧逃往淡水;6日,乘船逃往厦门。9日,丘逢甲解散台勇,匆忙内渡广东。

  日军所到之处,虽然台勇奋力死守,但一来日军集中了优势兵力,二来“民主国”主要领导人不懂军事,部署指挥均不得当,各方面准备很不充分,在日军的重重围困之下无所适从。身为总统的唐景崧非但没有动员属下一同抗日,反倒紧急安排在台官员内渡。全台18名官员中,有13名返回大陆。

  当时台湾守军4万余人,还有团练义军二三万人,藩库存有现银40余万两,火药4万余磅,枪弹280多万发,如果决心与日军一战,可以有效抵抗日军。但唐景崧临阵动摇,将家私全部运走,并将40万库银汇往上海,后来又汇银大肆订购军火,这些银两最终都不知去向。义军军纪涣散。台北兵败后,乱兵哄抢府银,纵火焚烧巡抚衙门,有人还趁乱炸毁火药库,挑拨粤勇与台勇互相射击。

      抗日斗争英勇顽强

  台湾群众有着悠久的爱国斗争传统,台北失陷后,全台人民为之惊恐,也使他们更加同仇敌忾,抵抗日军。

  义军重新在徐骧、吴汤兴、胡嘉猷等人的组织下,以诚、信、靖、壮、捷、敢、良、劲等16字为番号,每字辖5营,以10营为一作战单位进行抗日斗争。台湾民众义军沿台北至新竹铁路线节节阻击装备精良的日军,参加民众达3万人以上。

  6月中旬,日军南下进攻新竹,徐骧、姜绍祖等人率义军顽强抵抗日寇,大小20余战,牵制日军近一个月。在战斗中,徐骧身负重伤,壮烈牺牲。10月,义军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战败,刘永福被迫退回厦门。

  6月23日,义军在中坜兵站伏击日军,消灭日军21名,焚毁军用物资3000余包。28日,胡嘉猷率领义军在安平镇据宅院与日军对抗,一直持续到7月3日,日军用大炮轰击、炸药炸,都未能冲入大院。最后因为院内水井被倒塌的院墙堵塞,义军饮水发生困难,胡嘉猷才下令撤离。

  7月13日,日军樱井运粮队在三角涌一带被伏击,全队仅3人逃脱,被日军称作“南进中最大损失”。15日,日军山本骑兵队在土城庄义军的围困下,全队仅3人逃脱。同日,日军攻入龙潭陂后放火焚烧全街,将未及逃避的居民73人捆绑至野地中,用刺刀一一杀死。事后很久才由乡人收集到73具尸首合葬,被后人称作“七十三公墓”。

  8月,日本政府派第二师团支援侵台日军。8月31日,大林甫义军首领误听日军奸细谗言缴械投降,不料日军进入大林甫后,强索财物、奸淫妇女,无恶不作。义军首领后悔不已,主动与刘永福所部杨泗洪等联络重组义军,与清军一起趁夜杀入日军营地,睡梦中的日军被斩杀无数,侥幸逃脱的日军又落入台湾军民在甘蔗田中设下的伏击圈,只有十余人狼狈逃回。

  嘉义失守后,刘永福所部死伤众多。台湾人民的卫国抗战以失败告终,但这次的抗日斗争对于台湾的整个抗战行动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日军本来叫嚣台湾“不过手掌大小之地,以一旅之众即可一举歼灭”,而实际上却出动了3个近代化师团共7万余人,动用了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村田式连发步枪、山炮、野炮,以及海军力量。日军本来以为一个半月就可以平定起义,实际上历时4个多月才勉强宣布“占领全台”,在大小100多场战役中,4800多名日军官兵被打死,伤2.7万人,近卫师团长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和近卫第二旅团长山根信成也毙命于此。台湾军民以绝对劣势装备创下的这个歼敌数字,比日军在甲午战争正面战场上的伤亡数字多出了近一倍。英勇的台湾人民在艰苦卓绝的激烈战斗中,显示了誓死捍卫国土的崇高爱国情操和英雄气节。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人民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