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苦的台中保卫战

张廉熙 李敏 晓兰

  从8月上旬到9月下旬,台湾义军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更艰苦的台中保卫战。其中著名的战斗有尖笔山、大甲溪、八卦山、大莆林、彰化等地的争夺战。  

      尖笔山之战

  尖笔山位于苗栗镇以北,是义军防线的前哨据点。集结在这一地区的义军有吴汤兴、徐骧、李惟义、杨再云、陈澄波等部7000多人。

  日军南犯台中,首先要夺取尖笔山。当时日军在前线的兵力约10000多人,还有海军配合作战。

  8月7日,日军前锋出动两个支队,扫荡新竹和尖笔山之间的义军,在水仙岭与陈澄波所部义军遭遇,激战后义军败退。次日黎明,日军分左右两翼,向尖笔山前的枕头山和鸡卵面义军阵地发动进攻。吴汤兴、徐骧率义军奋勇抗击。9日,日军在军舰的支援下,用三个联队的兵力向尖笔山和头份庄发起攻击。凌晨5时,日军一个联队进攻头份庄,杨再云率新楚军将士顽强抵御,大挫日军。日军正面进攻未能得逞,转而抄袭杨再云部后路,切断其联系。杨再云部孤军作战,没有退避,将士大都英勇战死,杨再云也中炮牺牲。

  向尖笔山进攻的另两个联队,在日舰支援下,用猛烈炮火轰击义军。徐骧率部坚守尖笔山,巧妙利用地形,抄袭日军,杀伤进攻之敌。终因力量悬殊,义军被迫转移。尖笔山陷入敌手。

  8月13日,日军指挥官能久率1万多日军分三路围攻苗栗。在此之前,刘永福已命智勇双全的黑旗军青年将领吴彭年率700余人驰援前线,协同义军扼守位于后拢和苗栗之间的坎间山。当天上午,能久和第一旅团长川村、第二旅团长山根,各率一路,气势汹汹地向南进犯。中午12时许,川村属下的步兵涉渡坎间山北面的一条溪水时,守在山上的义军,步枪和土炮一齐发射,打得正在渡河的日军死伤累累。日军发炮还击,并派突击队扑向右侧堡垒。抗日军迅速转移到东面最高的一个堡垒,居高临下,监视敌人。

  不久,日军以最高堡垒为目标,发动进攻。步兵仰攻不成,川村就集中所有炮兵,疯狂轰击。整个山头硝烟弥漫,守军的工事几乎全部轰塌,但将士们仍坚守阵地。敌步兵一队从右翼进攻,另派一队从左翼偷偷登山,逼近了前沿阵地。吴彭年挺立在堡垒前面,举刀指挥,命令一队战士阻击正面之敌,同时集中数百名射手,射击左右来攻之敌,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几次冲锋,敌酋能久事后惊叹说:“我兵能攻,敌亦能守!”

  由于日军拥有优势兵力和强大的炮火,抗日军伤亡惨重,孤立无援,坚持到第二天下午,吴彭年部因损失严重,被迫撤退。14日,苗栗陷落,居民大都随义军撤走。  

      大甲溪伏击战

  大甲溪是台湾的一条大河,由东向西奔泻于苗栗、台中、彰化之间。河两边竹林丛生,山谷险峻,是一道天然屏障。吴彭年、徐骧退守大甲溪后,策划在这里伏击日军。

  8月22日,日军前卫部队千余人进犯大甲溪。日军渡溪时,埋伏在大甲溪南岸竹林中的吴彭年部,突然出击。日军刚过溪岸,猝不及防,急忙回渡。在日军回渡到中流时,埋伏在北岸竹林中的徐骧率部拦腰截杀,杀声震天。日军丧胆,纷纷落水。李邦华也率数千乡勇赶来助战,激战一天,生擒日军多人,斩杀无数。义军、乡勇也伤亡千余人。大甲溪上尸横遍野,溪水为之不流。次日,日军调大批援军反扑。

  这时,吴彭年已率部回守彰化,大甲溪一带由黑旗军管带袁锦清和徐骧部民团共同防守。袁锦清、徐骧谋划分兵包抄日军,由新楚军统领李惟义为后援。日军收买土匪,伪装成义军,从后面袭击新楚军,李惟义部溃逃。在前线作战的义军闻讯,被迫后退。袁锦清率50余人断后,扼守大甲溪阻击日军。日军迫近时,袁锦清率队迎敌,全部壮烈牺牲。徐骧率民团死战,冲出重围,退守彰化。日军渡过大甲溪,台中城就暴露在敌前了。

  台中城是台湾中部地区的贸易中心,四周农产丰富,商业繁盛。但这一带地势平坦,无险可守,布防比较困难。台中知府黎景嵩于是移兵到彰化,而府城则陷于空虚。当地爱国志士林大春等,召集青壮年1000余人,协同其他义军,在府城北面的头家厝和沟倍庄一带埋伏待敌。

  8月24日,日军侵犯台中,台中人民自动组织起来抵抗。林大春率子弟千余人,据敌于头家厝庄。很多人潜伏树上,以准确的射击毙敌20多人,但终因寡不敌众,全部被日军杀害。日军放火焚烧村庄,吴彭年得悉,即派兵救援。日军大队人马来到,援军撤出战斗,向彰化转移。26日,日军攻占台中。

      血战八卦山

  台中失陷,吴彭年与将士约定,誓死于台湾共存亡。在彰化城中,义军日夜巡逻,附近农民有的前来参军,有的送粮送菜,支援义军作战。

  8月26日,日军占领台中城后,倾全力南攻彰化。义军在彰化城东的八卦山同敌寇展开惊心动魄的血战。这是台湾人民抗日斗争史上最激烈的一次战斗。

  八卦山是俯瞰彰化城的制高点和拱卫彰化城的天然屏障,形势险要,距城东仅1公里。当时防守彰化的部队,除了从各战场聚集来的各路义军外,还有许多地方武装,共约3600人。在日军进攻前,义军的防御部署是:王德标、刘得胜各率部守中寮庄;徐骧、吴汤兴、汤人贵、罗树勋等率部守八卦山,李惟义守彰化城。  

  8月27日,日军近卫师团主力分三路向义军进攻。右路两个大队由陆军少将川村率领;左路两个联队由陆军少将山根率领;中路三个大队由北白川官能久亲王率领。战斗发起后,日军头目隔大肚溪侦察八卦山方面抗日军队的阵地,守卫八卦山的义军一发现敌人,立即发炮。敌人猝不及防,少将山根和中佐绪方等官佐中炮,伤重毙命。激战一天,敌人没能前进一步。黄昏,日军大队强渡大肚溪,徐骧等利用夜幕,进行袭击,歼灭了不少敌人。  

  到了夜里,日军左路从大竹庄附近山谷僻径,悄悄爬上八卦山,匍匐到山地。

  28日晨,当义军发现时,敌军已布满山谷,并接近八卦山东侧高地。敌精税部队近卫师团千余人用快枪快炮环攻。抗日军英勇战斗,不怕牺牲,拼死肉搏。汤人贵、李士炳、沈福山等率部扑向日军,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八卦山上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杀声震野,双方为争夺八卦山阵地展开了殊死战斗。义军首领吴汤兴、汤人贵、李士炳、沈福山等壮烈殉国。林鸿贵率黑旗军冲锋队七星队百余人冲入敌阵,夺吴汤兴遗体,又相继死难。

  当徐骧率部且战且退,突出重围时,吴彭年正率部在大肚溪南岸的菜光寮同日军右翼部队激战,吴彭年左手握枪,右手抡大刀,率领黑旗军奋力抗击。战斗正酣之际,吴彭年遥望八卦山已挂日旗,才知八卦山阵地已失。吴彭年身先士卒,急年七星队―黑旗军的敢死队驰往救援。半路上汇合了从山上退下来的徐骧余部,又像猛虎一样冲上山去。冲在最前面的是林鸿贵率领的黑旗军一个小队,他们奋勇登上山头,与日军白刃相搏,大创日军。

  日军依靠人多,将七星队团团围住,四面环攻。抗日军浴血苦战,吴彭年身受重伤,和七星队战士们带伤力战,最后全部战死在八卦山头,实践了吴彭年宁死不肯放弃神圣海疆的誓言。徐骧率20多人杀开一条血路,突出重围,退往台南。

  日军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占领了八卦山。台湾爱国军民在彰化八卦山战役中前仆后继,表现了有我无敌、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八卦山争夺战是整个反割台斗争中最为壮丽的一场战斗。

  日军占领八卦山后,居高临下,炮击彰化城。城里秩序大乱,日军乘势进攻。城内老幼妇孺出西门避难,迎面遇到日军,尽遭残杀。汉奸开彰化城门迎敌。日军入城后,守城义军与敌巷战半日,守将李仕高、沈仲按、杨春发在巷战中全部殉难。29日,彰化陷落。

  就在彰化失守的当天,日军乘义军败退之机,迅速抢占了鹿港。此后,日本近卫师团按照桦山资纪的命令,除向台南方向搜索警戒外,暂停向南进军,避免孤军深入,遭受损失。

  彰化失守,嘉义吃紧,台南震动。8月30日,日军攻占云林,进军大莆林。刘永福亲赴嘉义前敌诸营,令王德标率七星队坚守嘉义,令副将杨泗洪率五营奔赴前敌,发动当地民众,组织武装,抗日自卫。同时派人联络附近的简精华、黄荣邦、林义成等义军,共同抗击。

      激战大莆林

  8月30日夜,杨泗洪率部数营奔赴前线,反攻大莆林,简精华、林义成等率义民数千人助战。

  日军占领大莆林后,散居民户,疏忽警戒,结义军以可乘之机。杨泗洪率百余人乘黑夜摸到敌营附近,四处纵火,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经过一场激战,日军大溃,仓惶逃窜,退路中的一座桥梁被义军拆毁,日军进退两难,走投无路,拼死作困兽斗。义军与敌人激战到深夜。正当日军精疲力尽之时,潜伏在蕉林中的黄荣邦、林义成等率众从敌后抄袭过来,前后夹击,日军四散奔逃,义军一举收复大莆林。这场战斗义军歼敌数百,战果显著。

  义军乘胜追击。杨泗洪在追击中发现一股敌人潜藏在一个庙内,就攀上墙头,向敌射击,不幸中弹牺牲。

  杨泗洪早年参加抗法斗争,屡立战功,被台湾巡抚刘铭传聘任到台湾教练军队,以副将署台南总兵。日军入侵台湾,杨泗洪又任刘永福黑旗军的协统。他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冲杀在前,被誉为“黑虎将军”。为保卫台湾,他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收复云林、苗栗

  杨泗洪牺牲后,刘永福令肖三发统率其部黑旗军,指挥前敌各军;令简成功统帅义军。简成功是简精华之父,骁勇能战。日军陆路战败,急派10多艘兵舰攻台南各海口,日夜炮击不停,汉奸土匪蠢动响应。刘永福推行联庄法,检举汉奸匪类,地方渐靖。

  9月1日,王德彪率七星营及黄荣邦义军2500人、林义成义军3000人、简精华义军数千人,合攻云林县城,日军弃城溃逃。王德彪会合义军追击,将日军冲成两股:一股窜进山林,被林义成部切断退路,予以全歼;另一股退据北斗。2日,苗栗附近义军乘胜收复苗栗,日军逃往彰化。黑旗军和义军近攻获胜,大大鼓舞了台湾军民的抗战热情,踊跃参军。义军准备乘胜收复彰化。

      反攻彰化

  9月4日,肖三发督率各军包围彰化城。彰化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日军拼死抵抗,炮火猛烈,抗日军受阻于日军的猛烈炮火,几次攻击均未得手,只好在彰化城外择地屯驻,包围封锁。抗日军虽取得一些胜利,但缺乏粮饷,刘永福也没有办法,幸亏附近庄民蒸饭劳军,抗日军才没有挨饿。

  彰化日军连遭打击,士气消沉,无力反击,龟缩城内,等待增援部队的到来。义军组织了多次围攻,紧缩了对彰化的包围。台中附近居民也纷纷组织“联庄”,协同抗敌。一时之间,台中抗日形势甚好。

  但是,黑旗军、义军经过长时间战斗,人力、物力消耗大大,又得不到外援,弹药将尽。

  此时台南粮饷军械也即将告罄,刘永福再三派人回内地募集粮饷军械,但因清廷严禁援台,均空手归来,接济无望。外国洋行指使商人到官银票局兑现银,市面大乱。台湾商人持银票索现银更急,市上禁用银票,交易停止。清廷封锁,加上洋行、奸商破坏,使台湾抗日难于支持。围攻彰化的数千军人得不到接济,断粮难熬。

  而日本大本营为支援近卫师团,已从辽东半岛抽调了第二师团以及国内的后备部队、要塞炮兵及宪兵队等共2万多人,于11日到达台北。在这种严重形势下,义军决定攻城,希望夺回彰化,以扭转战局。肖三发与简精华等商议,相持下去决非良策,不如全力攻城,夺回彰化。这时,徐骧从卑南募来高山族健儿700余人,组成先锋营,从台南赶来助战。

  23日,各路义军向彰化发动总攻。日军负隅顽抗,终不能克。24日,黄荣邦率部猛攻炮台,不幸中弹牺牲。25日,林义成率部再战,亦受重伤。其后,日军大队反攻,肖三发指挥部队力战,受重创。徐骧、简精华率义民往援,由于损失惨重,弹药告竭,实力大减,已无力再攻彰化。从此,义军只得采取守势。义军猛攻彰化,昼夜不停,轮番进攻。然而,日军凭城固守,不出城应战。义军缺乏攻城大炮,仰攻城头,伤亡很大,加上日军枪炮密集,彰化难以攻克。

  9月底,敌大批援军开到彰化。10月1日,日军分前卫和左右翼三路,大举反攻,肖三发、徐骧、王德标、简精华率各军奋力作战,抗击向刺桐进犯的敌前卫主力,不顾敌优势炮火的疯狂轰炸,坚持了4天之久。同时,义军在西螺镇、土库抵抗右路之敌。当土库变成一片火海时,义军才撤了出来。

  日军左路攻打刺桐东面树仔脚一带,激战数小时,义军转移到了云林。敌人随即进攻云林。抗日军勇敢迎击,初战时占了一定上风。后来敌人援兵开到,最终攻陷了云林,林义成等将士壮烈阵亡。

  徐骧、简精华奋战击退日军。相持数日,弹尽粮绝。抗日军退守他里雾。7日,日军又来进攻,徐骧率数十人遇敌伏击,徐骧负伤倒地,跃起大呼:“丈夫为国死,可无憾。”众人将其救出。10月8日,日军猛攻大林。肖三发中弹牺牲。经再次激战,抗日军战败,死2000多人。10日,云林、大莆林又相继陷落。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话说台湾》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