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军民的英勇抗战

张廉熙 李敏 晓兰

  日军夺得台北彰化后,大规模南进,谋取台南。同时在海上集结兵力,配合陆军进攻,水陆并进,夹击台南。

      抵御日军南犯

  早在9月中旬,日军就在台北东瀛书院成立了南进军司令部,统一筹划进攻台南事宜。日军南进军的总兵力约4万人,其作战部署是:以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近卫师团主力约1.5万人,从彰化南下,经嘉义,由陆路直扑台南。由辽东半岛调来的第二师团主力约2.5万余人,在师团长乃木中将的率领下,由海路进攻台南。第二师团主力兵分两路:其第四混成旅团主力约1.3万余人,在旅团长伏见率领下,于嘉义西部布袋嘴港登陆,沿海边直扑台南前侧;其第三旅团主力约1.3万人,由山口少将率领,在枋寮登陆,经凤山(今高雄县)向台南后背进击。海军配合陆军攻击安平、打狗等重要港口。

  10月1日,日军近卫师团攻击肖三发的队伍。肖三发率众力战,身负重伤。徐骧和简精华率义军鼎力相助,相持数日,最后义军弹尽粮绝,被迫后退。日军遂兵分三路南进。

  5日,王德标所部义军在西螺溪、中浮洲等处迎击日军,接战不久,即经尧平退至斗六镇。6日晨,日军进犯西螺镇,义军廖三聘在镇内坚持抵抗,与日军展开巷战。日军纵火围攻,义军败退,西螺镇失陷。7日,日军相继占领斗南镇、土库庄,并向斗六镇发起攻击。义军兵单,主动撤退,斗六镇也于当日失陷,义军各部撤至大莆林。8日,日军乘胜攻击大莆林。义军分路御敌,日军付出了很大代价,近卫师团第二旅团长山根少将身负重伤,不久死去。义军力量单薄,日军再次攻陷大莆林,直指嘉义。

  此时,刘永福兵力不但处在绝对的劣势,且粮饷已经极为匮乏。当时台南的经济远不如台北经济发达,而且刘永福的兵饷一直由台北拨给。台北失陷后,这一饷源已经断绝。加之台南地区的士绅纷纷携资产内渡,筹集粮饷已成无米之炊。军队无粮饷,随时可能瓦解。在外无援兵、内无粮饷的情况下,刘永福向日军提出,在保证不得加罪残害人民及所部兵勇安全的情况下可以议和停战。但遭到日军拒绝。日军在回信中要求他到日舰会商,刘永福恐一去凶多吉少,未敢成行。

      嘉义地雷战

  彰化沦陷后,抗战前线形势日趋不利。刘永福命令王德标率七星队守卫位于彰化以南81公里、台南北部的重要据点嘉义城。

  嘉义处于丘陵地区,盛产大米、甘蔗、水果,东部有阿里山的丰富森林资源,县城工商业相当发达。嘉义县是操客家方言的居民集中的地方,民风朴实强悍。日军南犯,当地爱国者林昆岗号召乡里,组织起一支千余人的抗日义军,准备与敌人血战到底。

  10月上旬,日军从海路攻台南,牵制刘永福部,陆路南逼嘉义。

  在日军到来之前,王德标同徐骧、林义成等商议,日军来势凶猛,无法硬拼,决计巧设地雷阵,以消耗敌人有生力量。他们事先在城外营中埋下众多地雷,搞好伪装,安排停当,撤进城内。徐骧、林义成率部分义军埋伏营地两侧。当晚日军到来时,义军放了一阵枪,佯装败退入城。日军以为义军退走,即占据义军营地宿营。

  深夜,王德标派人潜入营地,点燃地雷药线,各处地雷连续爆炸,炸死、炸伤口军700多人,义军大胜。日军仓皇撤退,王德标率部出击,沿途伏兵又给敌以重大杀伤。

  10月9日,被激怒的日军集中炮火猛轰嘉义城,并集中兵力向嘉义城发动总攻,濒临嘉义城下。

  正当嘉义保卫战激烈进行时,日本南进军司令官高岛丙之助由基隆到达澎湖,部署近卫师团和第二师团水陆合攻台南。

  10日,近卫师团由嘉义向台南进犯,第四旅团在布袋嘴登陆。11日,第三旅团在枋寮登陆,海军同时出动6艘军舰进攻打狗港。

  12日,日军用大炮轰塌嘉义城墙。徐骧登上城楼,持刀指挥作战。总兵柏正才、守备王德标、义军首领简精华父子均率部力战,双方伤亡惨重。义军首领柏正才、刘步升、杨文豹等壮烈牺牲。午后,日军攻破西门,涌进城内。七星队、义军浴血巷战,冒着猛烈炮火冲出重围。王德标、徐骧等退入大山,转守曾文溪。这一仗,日军近卫师团师团长、中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受重伤毙命。

      曾文溪大战

  10月15日,2000多日军在“吉野”、“秋津洲’等6艘军舰掩护下,攻占打狗港(今高雄港),进犯台南,沿途不断受到狙击。

  16日,日军一个骑兵队行进到二仁溪时,突遭义士郑清所部700多人袭击,被打死骑兵10多人。

  18日,义军4000多人在李翊安指挥下,在王爷头附近,同日军第四混成旅团的一个联队展开激战。义军以村落、民房和大堤为掩护,坚守阵地,毫不退让,成批地英勇战死在阵地前沿。日军也不得不称赞这些爱国将士的英勇无畏精神,说他们是“中日战争以来未曾有的勇兵”!

  10月20日,从布袋嘴登陆的日军一个联队,渡曾文溪侵犯东势寮庄,总兵柏正才、义军首领徐骧率抗日军及原住民勇士700多人,在溪尾庄附近迎敌。这里距台南府城仅20公里,是府城外围要地。抗日军同敌人展开最后决战。日军依仗良好装备和优势兵力,步、骑兵并进。义军凭借爱国热情和民族义愤,临危不惧,冒着猛烈炮火,奋勇冲杀,终因实力悬殊战败。徐骧中弹身亡,柏正才力战牺牲。王德标、简精华下落不明。

  徐骧,台湾苗栗人,祖籍广东。秀才出身,甲午战争前执教于头份庄。日军入侵台北,徐骧在苗栗组织义军抗战,被推为民团团长。6月中旬,保卫新竹之战中,同日军战于大(山+科)(山+坎)、龙潭陂一带,歼敌樱井大佐一队60人。在新竹地区坚持抗敌两个月之久。他先后驰骋在台北、台中、台南各战场。几乎每次重大战斗都有徐骧率领的义军参加,在抗日保台的战斗中,立下不朽功勋,至今犹为人们所怀念。

  在曾文溪决战之前,另外两路日军已逼近台南。刘永福命何壬贵率部坚守,与日寇血战。刘永福驻安平炮台,策应守城军。各军因缺粮而不能保持其战斗力。18日,台南绝浪,守军溃散。19日,日军大举进攻安平炮台,守军顽强阻击,毙伤敌数十人,因没有援兵而战败。

      刘永福出走

  日军三面围攻,形势对义军越发不利。义军经过四个多月的浴血奋战,伤亡严重,饷弹缺乏,孤军奋战,反割台斗争已处于十分危急时刻。这时,曾严拒日军诱降的刘永福,也感到大势已去,开始动摇,通过英国驻台领事欧思油向日军求和。日军认为胜利在握,拒绝了刘永福的要求。

  无可奈何之下,刘永福抛下正在与日军殊死搏斗的抗日军民,带随从十余人,从安平乘英国商轮多利士号逃回厦门。

  刘永福去后,台南城抗日武装失去指挥,顿时大乱。21日,日军攻入台南城。

  11月,日军占领台湾全部重要城镇。但是,台湾人民继续坚持游击战争达7年之久。

  英雄的台湾人民为保卫祖国领土,不怕流血牺牲,前仆后继,百战不屈。用劣势装备抗击日本侵略军近5个月,打死打伤敌军3.2万人,比日军在甲午战争中死伤人数多了近一倍。日本最精锐部队、侵台主力军近卫师团被歼灭近半,师团长中将能久亲王。旅团长少将山根信成,先后在台湾伤重毙命。11月下旬,日本宣布台湾“平定”。但是,台湾人民并没有屈服,继续坚持反抗。

  日本侵略军登陆台湾几个月来,台湾爱国军前仆后继,顽强战斗,屡次给日军以重创,但是抗战斗争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不仅是由于侵略者在武器装备和兵力上拥有明显的优势,还由于台湾人民的抗日从一开始就遭到了清朝反动统治集团的反对和破坏。

  清政府在缔结出卖台湾的《马关条约》后,即表示“台事无从过问,所有饷械,自不宜再解,致生枝节”。这就是说,听凭日本侵略者占领台湾,而不许以粮饷武器支援台湾抗战。卖国贼李鸿章得知有一笔款子汇到上海,拟接济刘永福,意加以“阻挠折回”。

  清政府还电令沿海地区的地方长官总督和巡抚,“饬查各海口,究竟有无私运军械勇兵之事,设法禁止,免滋口实”。

  清政府为什么一再下令禁止向台湾运送饷械呢?这是因为全国人民坚决反对割让台湾,许多爱国志士,包括不少爱国的官员在内,曾设法募集款项粮饷军械,在交通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支援台湾人民的抗日作战。可是在清政府的严禁下,内地爱国人士捐献给台湾军民的物资、款项,后来全部被扣押,“不得丝毫接济台南”。反动统治者的封锁破坏,使台湾军民的抗日战争在军事上和经济上都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就台湾抗日队伍本身来说,也缺乏坚强有力的统一领导。刘永福虽然被推为抗日义军的统帅,但当时留台清军的派系纷繁复杂,各部之间关系不融洽,作战时不能密切配合。各地群众组织的义勇武装,分散性更大,又缺乏训练。在作战的指导方针上,台湾抗日军队重守土作战,战略上消极防御,兵力比较分散。因此,容易遭到敌人的各个击破,使抗日武装力量日益削弱。这样,尽管台湾爱国军民英勇作战,节节抵抗,终于未能遏制住敌人的攻势,致使台湾全岛陷入日本侵略者的魔掌。

  台湾军民抗击日寇入侵的作战,是甲午战争的继续。这场斗争虽然失败了,但其影响是深远的,意义是重大的。在整个抗战过程中,台湾人民空前广泛地动员起来,踊跃地参加抗日斗争,用鲜血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英勇事迹。他们虽然缺少武器,没有外援,但有宁死不屈的决心,他们充分利用有利条件,巧妙地打击敌人,将入侵台湾的两个师团日军困于有全台皆兵之势的猛烈的游击活动之中。台湾军民用自己浴血奋战的事实,向全世界表明:台湾人民不可欺,中华民族不可侮。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话说台湾》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