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军民抗日之战

      (一)反割台斗争

  “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

  扁舟去作鸱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

  卷土重来未可知,江山亦要传人持。

  成名竖子知多少,海上谁来建义旗?”

  这是台湾近代爱国士绅丘逢甲《离台诗》中的一首,它充分抒发了作者对昏聩无能的清政府割让台湾的强烈愤慨,和收复失地、矢志雪耻的悲壮情怀。

  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同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噩耗传出,犹如晴天霹雳,全国上下群情激愤,痛斥卖国贼,反对割地求和。

  噩迅传到台湾,民众上书台湾巡抚:“万民誓不服倭,割亦死,拒亦死,宁先死于乱民之手,不愿死于倭人手。” 爱国士绅丘逢甲闻讯,当即刺破手指,血书“抗倭守土”四个大字,以示抗敌保台的决心,随后率领台湾绅民上书清政府:“臣等桑梓之地,义与存亡,愿与抚臣誓死守御。设战而不胜 ,请俟臣等死后再言割地,皇上亦可以上对祖宗、下对百姓。”台湾同胞决心用生命来捍卫祖国的领土。

  与台湾同胞相呼应,祖国内地也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割台运动。正在北京会试的各省举人1300余人,在康有为、梁启超等人的倡议下,连夜赶写了长达18000字的呈文,上书光绪皇帝,即著名的“公车上书”,反对合约,反对割地,要求清政府迁都再战,变法图强。在京的台湾举人和台籍官员尤为激愤,联名上书都察院,痛陈:“数千百万生灵皆北向恸哭,闾巷妇孺莫不欲食倭人之肉,各怀一不共戴天之仇,谁肯甘心降敌!”他们强烈要求清政府抗敌到底,只要不将台湾割弃,“台地军民必能舍生忘死,为国家效命”。一场前所未有的反侵略、反卖国的爱国运动震荡着神州大地。

  然而,腐败的清政府不顾全国人民的悲愤抗议和台湾人民的死活,几次诏令台湾巡抚唐景崧率领文武官员内渡,撤离台湾。并派割台专使李经芳于5月19日前往台湾办理交割。6月2日,李经芳慑于台湾人民反割台的巨大声势,不敢登岸,在基隆外一艘日本军舰上正式与日本海军大将桦山资纪(日本任命他为台湾总督兼军务司令官)办理了台湾交割手续。

  日本从清政府手中接收台湾虽毫无困难,但在中国人民面前要占有台湾却并不容易。“誓不臣倭”的台湾同胞决心以自己的力量武装反抗日本占领台湾。

  1895年5月25日,在丘逢甲等人的推动下,台湾官绅组成了“永隶清朝”的“台湾民主国”,推举唐景崧为总统,丘逢甲为义军统领,著名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为大将军。台湾民主国成立后立即立即向清政府表示:“台湾绅民,誓不臣倭,愿为岛国,永戴圣清”,同时宣示中外,“台湾土地政令非他人所能干预,设以干戈从事,台民惟集万众御之,愿人人战死而失台,决不愿拱手而让台。”台湾民主国是在台湾民林被日本占领的危急关头,台湾同胞自发保卫台湾,反抗侵略而成立的抗日救亡政权,“以独立之名,行抗日之实”。台湾人民也纷纷组成“平倭团”,抗击日本侵略者。在众多义军中,规模最大、最为著名的是由徐骧、吴汤兴、姜绍祖所领导的三支队伍。在台湾人民抗日激情的影响和推动下,以台湾军务帮办刘永福为首的部分清军将士,也纷纷表示抗不奉诏,坚守台湾,与台湾人民一道抵抗日本侵略者。

  5月29日,日本侵略军分别由桦山资纪和陆军中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指挥,向基隆进犯。双方进行激烈的战斗,后因清军兵力薄弱,且战且退,最后被迫退往狮球岭拒守。由于唐景崧缺乏真正与“台湾共存亡”的决心,当台湾民主国成立当天,便下令各官员在三天之内返回大陆,从而掀起了一场内渡逃跑风,当日本大举进攻台湾的第七天,贪生怕死的唐景崧便躲进英船,逃回大陆,随着唐景崧的逃走,“民主国”不久即告解体,日军攻占了基隆。6月6日午夜,日军进攻台北。城内一些爱国军民奋勇抵抗,但因无人指挥,无法打退日军的进攻。7日下午,日军攻占了台北。

  台北失陷和唐景崧等官僚士绅的潜避,激起了台湾广大爱国军民的悲痛和愤慨。守卫台南的黑旗军首领刘永福得知这一消息后,十分气愤,发出联合抗日的号召,表示为保卫国土,“万死不辞”。坚守台湾的军民,共举刘永福为首领,领导全台抗日武装斗争。

  日军侵入台北后,分军两路,一路侵占宜兰,一路入侵新竹。为阻止日军南下,新竹附近的各路义军决定联合起来在湖口一带阻击日军。当进犯的日军到达角板山盆地时,胡嘉猷率所部义军对其进行了顽强阻击。正当两军激战时,徐骧也率领义军冲杀过来,将日军团团围住。在两支义军的顽强阻击下,进犯的日军被击毙60余人,其余的逃入山林。随后,逃窜的日军在援兵的救援下,逃出了义军的包围圈。与此同时,吴汤兴率领另一支义军阻击西路进犯的日军,遭到日军的狂轰滥炸,被迫退至湖口。吴汤兴决定凭借湖口的土垒房舍再次阻击日军西进,疯狂的日军对湖口发动了几次大规模进攻,把整个村镇的房子都烧毁掉,义军只好再次后退,付出惨痛代价的日军占领了新竹和宜兰。徐骧、吴汤兴等人率领义军虽未阻止日军南下与西进,但同日军进行了浴血奋战,使狂妄的侵略者胆战心惊,大有身陷泥沼举步维艰之感。日本人竹野与三郎在《台湾统治志》中心有余悸地说:“不论何时,只要我军(指日军)一被打败,附近村民便立刻变成我们的敌人。每个人甚至年轻妇女都拿起武器来,一面呼喊着,一面投入战斗。我们的对手十分顽强,丝毫不怕死,他们隐蔽在村舍里,当一所房子被大炮摧毁,他们就镇静地转移到另一所房子里去,等一有机会就发动进攻。不仅台北的情况是这样,而且整个新竹的四郊也是这样,新竹的村民是以顽强和勇敢著称的。”

  新竹、宜兰失陷后,日军继续南犯,徐骧等各路义军和刘永福率领的黑旗军对日军进行节节阻击。8月28日,日军分两路进攻彰化城,东路日军对驻守彰化城外要隘八卦山的徐骧、吴汤兴义军部进行偷袭。当日军由僻静小道偷偷地摸到守军阵地背后时,义军将士跃出战壕,与日军展开肉搏,在日军的强大攻势下,吴汤兴等大批将士壮烈殉国,日军占领了阵地。正在抗击西路日军的刘永福部将吴彭年,在得知八卦山失守时,立即率七星队——黑旗军的敢死队急速援救八卦山,与日军展开激战的争夺战,林鸿贵率领的黑旗军小分队全部牺牲,吴彭年率七星队终于夺回了八卦山山顶阵地。日军不甘心失败,将七星队团团围住,疯狂的向山顶冲去,吴彭年率七星队与日军进行了浴血奋战,最后全部战死在八卦山头。

  八卦山争夺战,是台湾军民与日军进行的一场最为激烈的反割台战斗,击毙日军精锐师团1000多人,义军和黑旗军死伤500余人,最后,徐骧仅带20余人冲出重围,进入阿里山区。徐骧在阿里山区很快又组建了一支700人的队伍,投入嘉义保卫战。徐骧与嘉义守将王德标在嘉义城外暗埋地雷,并将日军诱入地雷阵中,炸死日军700余人。随后日军进行了疯狂的报复,守军被迫放弃嘉义城,退守曾文溪一线。

  位于台南北部的曾文溪是台南的最后一道防线。10月13日,日军调集精良部队28000人,对扼守曾文溪的数千义军、黑旗军发起总攻,一时间战场上弹如雨下,硝烟弥漫,徐骧等率军寸土必争,拼死抵抗,只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曾文溪两岸,尸横遍野,徐骧不幸中炮阵亡,临死前,他仍然振臂高呼:“大丈夫为国捐躯,死而无憾!”曾文溪失陷,台南成为孤城,刘永福率黑旗军被迫退回大陆,日寇控制了整个台湾省。

  从1895年4月,台北阻击战开始,至台南陷落,在近半年的浴血奋战中,台湾军民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部悲壮的爱国主义史诗。轰轰烈烈的武装反割台斗争虽然失败了,但它却给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据日本官方公布的数字,在台湾被击毙和病死的日本官兵,包括北白川能久亲王和山根少将在内,共4800余人,重伤者500余人,另有21000余人回国治病,5200余人留台治疗,总计损失32000余人,占侵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为保卫祖国的神圣领土,台湾同胞不畏强暴,不怕牺牲,他们气壮山河的英雄事迹,永远铭记在炎黄子孙的心中。

      (二)抗日三猛

  日本侵略者虽然占领了台湾,但是台湾人民的抗日斗争并没有停止,从1895年到1902年连续进行了长达7年的武装斗争。日军原本以为刘永福离开后台湾可以全面收复,其实抗日游击战才真正开始。台湾地势险阻,义军常常出奇不意地打击日军,游击战遍布全台,此起彼落,给日军带来极大的困扰。詹振、陈秋菊、林李成、简义等都是当时著名的抗日义军领袖,特别是被称为“抗日三猛” 的简大狮、柯铁虎和林少猫更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简大狮

  简大狮是台北农民武装起义的领袖。1895年12月31日,简大狮率义军袭击台北日军,城内台胞奋起响应,双方在八甲町展开激战,日军死伤300多人。后因日军得到增援,简大狮等战至弹绝而退。1897年5月8日,是日本当局强行规定台胞选定国籍的最后一天。当日简大狮等率5000多人再攻台北,一度占领台北奎府街,战斗打了一天,义军首领之一詹振力战身亡。1898年2月,简大狮率部与日军在竹仔山一带激战,大战6日后退入深山。

  1899年初简大狮内渡大陆,以图再起。清政府迫于日本压力,竟逮捕简大狮并于当年引渡至台湾。简大狮被押厦门厅时,曾愤怒陈词道:“我简大狮,系台湾清国之民……日人无礼,屡次至某家寻衅,且奸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与母死之,一家十余口,仅存子侄数人,又被杀死。因念此仇不共戴天,曾聚众万余人以与日人为难……故日人虽目我为土匪,而清人则应目我为义民……生为大清之民,死作大清之鬼,犹感大德。千万勿交日人,死亦不能瞑目。”

  大狮一吼,惊天地,泣鬼神!

  1902年6月简大狮在台湾受尽酷刑后,被日本人杀害。

  简大狮遇害后,举国震惊,万民愤怒。清末一位姓钱的武进士悲愤赋诗:“痛绝英雄沥血时,海潮山拥泣蛟螭,他年国史传忠义,莫忘台湾简大狮。”上海《申报》评论:“台湾义民简大狮为中国争气,为全台争气,此中国最有志气之人。”

      柯铁虎

  柯铁虎本名柯铁,因臂力过人,善斗,又被人们称为柯铁虎。他在云林大坪建立了抗日基地——铁国山。铁国山抗日军民出击各地,勇猛无比,日军为之胆怯。日军对云对云林地区的抗日军民恨之入骨,于是实行惨无人道的屠村政策,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云林大屠杀,3万台湾同胞惨遭日军杀害。

  桦山资纪于1896年12月12日派数千日军进攻铁国山,柯铁虎为避免重大牺牲,实行转移,隐藏深山。1897年柯铁虎率领义军五六百人,再次进攻日军,日军调来大批人马,柯铁虎等终因力量悬殊,再度转移。在此次战斗中,柯铁虎也身负重伤。1895年5月,日军改用招安政策,不惜以优厚条件诱降柯铁虎。柯铁虎提出了十项条件,日军表面上应允,但暗中严密监视,同时派兵力包围了柯铁虎等的住处。1899年10月,柯铁虎移往打猫东顶堡的一个岩洞中。由于身患重病,于1900年2月9日不治身亡。

      林少猫

  林少猫是南部最有实力的抗日义军首领。当日本准备要接管台湾时,林少猫便立即招募义民,响应抗日。1897年,林少猫亲率义军主动攻击凤山、潮州间的日军。1898年底,他率领上千人占领了虎头山。林少猫也因此成为日本人的心腹大患。

  等到新总督儿玉源太郎就位之后,改采“招抚政策”,费尽心思请了各地的仕绅作说客,劝少猫投降,但他始终不为所动。这种僵局一直持续到他的幼子被日军逮捕,在不得以的情况之下,林少猫只好与日本人谈和,但提出了设立自治区和“治民局”,日本官员不得进入,居民可以自带武器,日本当局赔偿损失等条件。日方基本接受了他的条件。然而,1902年,日方秘密派遣队伍进攻林少猫,林少猫组织的义军浴血奋战了一整天,最后相继殉难。这位始终坚持到最后的抗日斗士虽然慷慨牺牲了,但他保卫乡土的精神却留给后人无尽的哀思。如今,他的神位已被安奉在高雄市寿山的忠烈祠,供后人凭吊。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