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台湾抗战的悲壮时刻

  太鲁阁事件:只有3名可战壮丁的太鲁阁人对抗近两万日军两个多月

  这段悲壮的历史,至今仍在太鲁阁老人的口中唏嘘传颂。

  由于太鲁阁人聚居地蕴藏丰富的林矿资源,日军占领台湾后频频笼络汉人通事和太鲁阁人。1896年12月,日军驻守新城的一名士兵欺辱玻士林社的少女,引起太鲁阁诸社普遍愤慨。在汉人通事李阿龙的协助策划下,由赫赫斯社的头目哈鹿、那威和玻士林社头目率领各社壮丁,将13名日军官兵全数消灭,史称“新城事件”。由此引发了一场长达18年的反日抗争。

  日方曾一度对太鲁阁族人采取绥抚策略,但因日军逐渐扩大采樟区域,侵入太鲁阁族人的生存领域,经常引发流血冲突。最严重的一次是1906年8月1日袭杀花莲港支厅长大山十郎等36名日本人的威里事件,此事震惊日本当局,使日本决心痛下杀手,暗中部署,实施更周全的封锁。

  日军的“理番”五计划,就是为讨伐太鲁阁人所展开的军事行动。在多年精密部署下,1914年5月,在台湾总督左九间马太亲自督军下,发动大规模“太鲁阁征伐军事行动”,以近两万兵力对付只有3名可战壮丁的太鲁阁人。历经两个多月,太鲁阁人弹尽粮绝,被迫缴械投降。

  雾社事件:最后的抗争,山地妇女慷慨自尽,激励其夫与日军决一死战

  雾社事件是日军占据时代台湾山地人最后一次、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抗日事件。是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对抗种族差别和经济榨取政策所发出的惨烈抗议。

  雾社位于台湾中部埔里的东方,地理气候条件优越,如果在此开发日月潭和原始森林的资源,雾社将成为日本在台湾南进基地的心脏。

  这里本是一个没有小偷和梅毒的大同世界,住着“雾社番”,他们属于泰雅族,即最骁勇尚武的黥面番中的赛德克族。一般说来,山地人从事打猎和旱田耕种,部落(即“番社”)散落山间,是由头目领导且有严格纪律和道德的共同体组织。

  进入台湾后,日本先镇压了汉人的抗日武装,在平地建立起稳固的统治权,然后又从山地人的手中掠夺枪支,解除其武装,企图掠夺其赖以生存的山地,把他们赶出深山,当作廉价劳力资源。

  在开发山地的过程中,日本不断地加强对山地人的压迫和榨取。1930年10月27日,台湾原住民的民族英雄莫那鲁道,率领300名族人起事反抗日本的殖民统治。

  山地人面对强大的日军毫无惧色,运用智谋和日军展开殊死战。山地妇女一个一个慷慨自杀,10月30日,约100多名马赫坡妇人及波阿龙社妇人,集体上吊自杀。她们以此激励其夫与日军决一死战,其悲壮之举连日军都为之惭愧。

  为了镇压起义的300名勇士,日本人陆续出动了部队1320人、警察1163人、军夫1381人,运用所谓的“科学的攻击法”,使用飞机、机关枪、曲射炮、山炮,甚至瓦斯弹、碳酰氯毒气弹来对付部落勇士。

  日军还采用“以夷制夷”之策,挑起不同部落山地人之间的风波,让他们自相残杀,以此来对付抗日的雾社山地人。

  当年12月8日,莫那鲁道之子达达欧莫那对天鸣枪打完所有的子弹,直奔布砍散溪的森林中上吊自杀。

  1934年,在中央山脉的深山处,莫那鲁道的遗体被发现。莫那鲁道是在枪杀了妻子和两个孙儿后,奔往中央山脉的深处举枪自尽的。(记者吴珊整理)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05年07月07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