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以正:“不能忘记当年抗日的豪气”

  陆以正,1924年生于江西南昌。1947年,陆以正从政治大学外交系第一期毕业,后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硕士学位。抗战期间担任美军云南翻译官,之后曾任记者,韩战美军翻译官;此后曾出任台湾驻危地马拉“大使”、驻南非“大使”。

  【台湾《中央日报》6月30日报道】题:台湾,不能忘记当年抗日豪气

  问:抗战开始时,您在上海,请谈谈对当时战争的记忆?

  答:抗战开始时我刚满13岁,参加抗战是最后一年,应该是21岁,已经念完大学二年级。“七七”是在北京打,上海是8月13日开始打,8月14日我们打下日本几架飞机,因此“八一四”被定为空军节,那是非常、非常振奋人心的事情。

  从8月到11月国民党军队撤退为止,3个月间,中央军队的精锐部队差不多35万到40万人完全消耗在上海。淞沪之战结束后,国民党军队节节后退,我的故乡太仓也在那时被日本占领,日本人进城火烧我们老家。

  问:抗战时共产党不断在发展组织,当时青年如何在国共两党间做取舍?

  答:当时是国共合作,参加共产党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说老实话,当时我们年纪轻,国共两党有什么分别一点儿都不懂,也没搞清楚,觉得中央政府在重庆,当然到重庆去比较正统,我就这样糊里糊涂地去了。

  今天回想过去,当时真的很幼稚。双方在上海都有地下组织,国民党有三民主义青年团,也有左派同学送我《苏联共产党史》,翻译得很糟糕,俄国人名字又长又臭,实在看不下去。国民党三民主义青年团对我面试时,问我最近看了什么书。为了让他们觉得我很前进,就说我看苏共党史,因此没有被邀请加入。可见当时年轻人真的分不清国共的差别,只知道两边都在抗日,差不多。

  问:抗战时民心士气状况如何?

  答:当时台湾的穷苦,现在很难想像,但一般人抗战热情之高,更是现在没办法想像。当时很多人真的愿意奉献,许多东南亚华侨子弟纷纷归来,家里寄钱给他们,他们在华工作无怨无悔,拿不到薪水根本不在乎。抗战热情之高,现在不会再有了,想起来真是感慨。

  问:七七抗战对后人有什么可供借鉴之处?

  答:今天在台湾最要紧的是不能忘记当年抗日的豪气。现在,“国防部”说我们打不过日本,那当年我们跟日本打得过吗?日本说3个月就可占领中国,当时这些人是疯子吗?基本上完全是人的心理。主要是这个台当局梦想台湾独立,希望日本、美国帮助他,所以不敢得罪日本,只是这点没人敢说穿。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华夏经纬网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