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见证台湾光复历史一刻的三个福州人

  新华网福州10月25日电(刘琳)25日是台湾光复60周年纪念日。60年前,与台湾一水之隔的福州城,有不少人跨海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他们后人的讲述让60年前那一天得以重新展现在今天人们的眼前,并能进一步感受到闽台深厚的传统情缘。

      李世甲:日驻台湾总督向他低头投降——访台湾光复后第一任台澎要港司令李世甲之子李作健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正要从福州赴重庆接任中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的李世甲中将,奉命转赴鹭岛接受厦门日本侵略军投降。此时,李作健出任“长治”舰枪炮官。

  李世甲刚在厦门主持完受降仪式,就接到海军总司令部电,委其为接收台湾日本海军专员,并令克日跨海前往台湾。

  1945年10月中旬,李世甲组织了跨海赴台接受驻台日本海军投降的队伍,1500名海军多为福州人。10月18日,李世甲率部从马江出发,19日晚上到达基隆,翌晨抵达台北,在台北教育公会堂设立了中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

  当天上午,李世甲即命令日本海军驻台湾司令官福岛中将,立即造具台湾日本海军投降官兵花名册,并造具舰艇、炮械、弹药、财产、物资,以及档案、图表、机密文件等清册各三份,听候点收;禁止对外通信,所有电台,均由我方监视;战争期间,在台湾海峡港口所布水雷,严令限期扫清,不得遗漏。

  60年后,记者细问李作健:当年你父亲为何如此雷厉风行?李作健的声音明显有些哽咽:“你知道台湾是何时被日寇强占去的?是甲午海战战败后,是我们海军当年没有打胜呀,这成了从1895年到1945年我们中国海军50年间不曾停息的痛,父辈们对我们这些当海军的后代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誓雪甲午耻。我可以想见父亲当年喝令日本侵略者迅速向我们中国人投降时的扬眉吐气。”

  同是海军,这对父子聚少离多。李作健记得,在后来有限的团聚时间里,父亲不止一次谈到了10月25日受降仪式,平素不苟言笑的父亲每每忆及那一天,总是开怀大笑。

  那一天上午,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公会堂举行。作为中国政府主要受降官之一,李世甲与其他8位受降官一起坐在主席台正中,主席台正对面就是投降席,坐着日驻台湾总督、日本陆军大将安籐利吉为首的五个日本海陆空军将领。安籐利吉低着头、哭丧着脸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字,始终不敢抬起头来。

  随着安籐利吉在投降书上签字,台湾全岛一片欢乐的海洋。李作健说,父亲后来在许多回忆录中忆到这一天时,都要讲这样一句话:“当时台湾人民欢乐的情景,真非笔墨所能形容。”不久,李世甲就担任台湾光复后第一任台澎要港司令。

      彭瀛:台北日本海军向他缴械——访赴台受降的中国第二舰队参谋长彭瀛的外甥陈宗孟

  陈宗孟出身海军世家,父亲陈景芗是海军少将。他至今记得当年考入福州海校时,父亲一次又一次叮嘱他:“好好干,早些报了甲午仇,让台湾早些回来。”所以,当陈景芗得知姐夫彭瀛要跨海参加台湾光复仪式时,陈家像过节一般兴奋。

  彭瀛,黄埔水师学堂第九届驾驶班毕业生,民国时任过中国多艘名舰舰长。赴台受降时任中国海军第二舰队参谋长。10月25日,彭瀛也参加了在台北公会堂举行的受降仪式。

  受降仪式结束后,彭瀛与参加受降的中国官员们一起,在高挂着的“台湾光复”巨匾下合影留念。紧接着,李世甲命令彭瀛驻台北,为台北地区接受日本海军的负责人。  

  彭瀛命令驻台北日本海军立即交出全部武器、弹药、舰船和其他军用武器,并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在台北的日本海军官兵全部送进战俘营。

      陈吉庐:将侵略者赶出台湾的记录者——访赴台受降的中国海军部队秘书长陈吉庐之子陈念祖  

  作为赴台受降的中国海军部队秘书长,陈吉庐见证了将占领台湾的日本海军全部赶出宝岛的全过程,所有接受台湾日本海军的报告,最后都经他的手上报给海军总部,他也是台湾光复后台澎要港司令部第一任的秘书长。  

  整个接收台湾日本海军的工作持续了近两个月,陈吉庐最后专门写了相关的总结报告。大意是:一共接收日本海军俘虏一万九千余人,分别就地集中管理,逐批遣返。其军械、弹药、器材、仓库物资由日方造册移交,已上报海军总司令部和台湾行政长官公署,军械部分集中储存保管。日本海军舰艇战时多被盟国海空军摧毁,在台湾的所剩不及二三十艘,接收时除有三人操纵的潜水艇和鱼雷快艇各四艘外,其余都是排水量一百吨左右的木壳驱逐艇和小型铁壳登陆艇,此外还有蚊子船几百只。

  1946年2月,日海军俘虏被全部遣返。陈吉庐在台湾接受日本侵略者投降时,陈念祖已出任中国海军“咸宁”舰枪炮官。抗战胜利,让这对父子同样挺直了腰杆。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新华网 2005年10月26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