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人民的抗日斗争

陈福郎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每凡到了民族受辱受难时,富有民族正气的英雄们,悲愤的泪水总要夺眶而出,进而上演出一幕幕热血沸腾的历史活剧。祖国宝岛台湾曾两度遭到外国侵略者的蹂躏,前者是被时人称为“红毛番”的荷兰人,后者则是人所共知的日本“倭寇”。

  鸦片战争掀开了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大幕,让人们猛然看到了一个积弱积贫的东方庞然大物。大清王朝自此一蹶不振,就连泱泱大清眼里的蕞尔小国日本,居然也把大清王朝摇晃得差点撼动了根本,百般无奈中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日本。随着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台湾重回中国版图,可是“马关条约”签署100周年时,“台独”分子吕秀莲竟然美化日本对台湾的占领,公然声称“幸亏”是“马关条约”把台湾割让给日本,其歹毒之心昭然若揭,汉奸嘴脸暴露无遗。

  我在史林中漫步,耳边轰然响起1945年台湾革命同盟会为纪念“马关条约”签署50周年发表的沉痛宣言:回忆过去半个世纪的惨痛历史,实在令人感慨无量。台澎同胞为着求自由解放,为着伸张正义,为着保有民族正气,抗拒强暴,50年间牺牲65万人。

  当年一纸“马关条约”,并没有让日本侵略者可以趾高气扬地登上台湾岛。当“马关条约”的内容传出后,那是一个多么震骇人心的场面呵!当时台湾的报章记录下一个个特写镜头:若午夜暴闻轰雷,惊骇无人色,奔走相告,聚哭于市中,夜以继日,哭声达于四野,风云变色。这是一个惶惶无告的弃儿的惊哭,这是一个被恣意蹂躏的少女的啜泣,这是一个身陷樊笼的猛士的嚎啕。人们痛斥李鸿章之流昏庸骄蹇,丧心误国,纷纷要求拒和毁约,迁都再战。全国上下为台湾同胞的遭际痛彻心肺,抨击清廷说:台湾全省一旦决然舍去,使亿万生灵,如赤子之失父母。

  “马关条约”在烟台批准交换后,中日双方各派大员到台湾交割。日方接受全权委员是海军大将桦山资纪,中方交割全权委员是李鸿章的儿子李经方。桦山被日本任命为台湾总督好不踌躇满志,乘横滨丸号耀武扬威地驶往台湾。李经方则畏缩不前,他被台湾人民的一腔正义震惊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作为中国方面交割大臣的乘船却悬挂着德国国旗,偷偷摸摸地潜入台湾海峡。作贼心虚以至于此。日本台湾总督桦山见势不妙,也收敛了骄悍的气焰,不敢贸然登陆,李经方更惧怕上岸后被台民所杀。于是,侵略者和卖国贼只好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匆匆办理交割手续。台湾被肢解暂时脱离了祖国的怀抱,但从此抗日的烽火也开始燃遍台岛。

  时事造英雄。当年在中法战争中所向披靡的黑旗军,此时正驻防在台湾。历史又一次将黑旗军首领刘永福推到了民族斗争的风口浪尖。刘永福树起了反对割台的大旗,号召全省人民奋起抗日,整军备武,严加布防,并致书日本台湾总督桦山,谴责日本军队的暴行。他揭露说:日军占据台北,纵容兵士杀戮焚掳,无所不至,并有准借妇女的布告。生民何辜,遭此荼毒?这是一幅活生生的人间地狱图景。他正告桦山说:中国臣民,人人切齿。与刘永福黑旗军一道战斗的有台湾数万义军。

  日本侵略者出动了7万名士兵、上万匹战马、数十艘战舰,用了半年时间,伤亡过半,才把台湾人民反抗割台的烈火扑灭下去。那是一幕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张扬了自己的民族正气。

  台湾大地在哭泣,台湾大地在燃烧。面对强敌,黑旗军和台湾义军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黑旗军在台南抗战半年之久,陷入粮尽弹绝。刘永福潸然泪下说:我刘某为国为民,今日受困已达极点。作为朝廷命官的刘永福终于在朝廷的压力下潜回大陆,他虽没有成为马革裹尸还的英烈,但还是为中国争回了一口民族正气。

  刘永福内渡后,台湾的抗日烽火也没有熄灭。台湾人民面对日本的血腥统治,前仆后继,展开了殊死的斗争。手抚史书,一组组数字像一串串滴血的泪珠,令人惊心动魄。资料显示:自1897年至1901年间,台湾义军被捕者达8030人,被日本临时法院判决死刑的有3518人。

  直到1945年日本无条件投降时,台湾人民的抗日斗争也一时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经过50年的浴血苦斗,宝岛台湾终于从日寇的铁蹄下回到了祖国的怀抱,人们喜极而泣,泪水满面,在震耳欲聋的炮竹声中,家家焚香祭祖,天空布满了缭绕的香烟。“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南宋爱国诗人陆游所歌咏的民族精神,飘荡在台湾宝岛的上空。



责任编辑: 谢菲  来源: 《光明日报》 2005年11月4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