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科学院专家江新凤剖析日本对台湾50年殖民统治真相

本报记者 包国俊

  10月25日,是台湾摆脱日本殖民统治回归祖国60周年的纪念日。从1895年台湾沦失,到1945年重新光复的整整半个世纪中,人们清楚地看到这50年既是台湾人民遭受深重苦难的历史时期,也是台湾人民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历史。台湾人民这种英勇抗日的壮举,在中国人民抗击外敌入侵的历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但是,日本右翼势力否认、歪曲和美化其侵略历史,台湾也有极少数人认为日本给台湾带来了“进步”。难道历史真是如此吗?日本在对台湾进行殖民统治期间到底干了些什么?究竟给台湾人民带来了什么?围绕这一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副研究员、著名日本问题专家江新凤博士。她从学者的视角,介绍了这段令中国人民难以忘记的历史。

  记者:1874年日本开始侵略我国台湾岛,其战略意图和目的是什么?

  江新凤:日本在近代推行对外侵略扩张战略,把侵略朝鲜和中国作为其“大陆政策”的首要目标,而视台湾为其侵略中国的前哨基地和南进的桥头堡,因而一直对台湾虎视眈眈。1874年日本侵占台湾未能得逞后,又经过多年谋划,于1894年8月向中国发动甲午战争。结果打败了清政府,并于1895年4月17日胁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和澎湖列岛割让给日本。日本侵略图谋有三,一是控制中国、俯瞰东南亚,二是拓展其狭窄的领土纵深,三是弥补其国内资源匮乏的先天不足。在侵占台湾的50年里,日本在实行政治压迫、军事镇压、经济掠夺的同时,还大力推行“皇民化运动”,企图用文化同化和军事镇压双重手段,达到长期霸占台湾的目的。

  记者: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是怎样对待台湾民众的?给台湾人民带来了安全、稳定吗?

  江新凤:1895年6月17日,日本内阁任命的台湾首任总督桦山资纪在台北设立总督府,开始了日本在台湾50年的殖民统治。在日本占领台湾50年期间,日本政府共派出19任总督,作为统治中国台湾地区的最高指挥。其中多数为高级军官,如桂太郎、乃木希典、儿玉源太郎等。他们集立法、行政、军事大权于一身,掌握统治台湾的独裁大权,通过各种手段,对台湾实行血腥镇压和残酷的殖民统治,手上沾满了中国人民的鲜血。

  日本总督府于1896年发布了“关于施行台湾之法律”,从法律上确立了总督的独裁权力,赋予其镇压抗日义军、剥夺台湾人民基本权利的特权。他们采用军队、宪兵、警察多层管制和镇压的方式统治台湾人民。尤其是建立起严密的警察制度,以镇压台湾各地的抗日武装,维护殖民统治。以1902年为例,全台设有10个厅、97个支厅、992个派出所,以后最多时各类警察机构达到1500余处,警察1万8千余人。在台湾的经济发达地区,每隔2、3公里就有一个警察机构,每300人就配有一名警察。日本警察遍及台湾社会的各个角落,台湾成为名副其实的警察社会。同时,作为警察军事统治的辅助组织,还设立了“保甲”制度,规定10户一甲,10甲一保,用“以台制台”的方式层层控制和奴役当地中国人。在警察和保甲双重法西斯式的管制下,当地中国人受尽了屈辱。1898年,日本殖民当局颁发了“匪徒刑罚令”,专门镇压台湾同胞的反抗,并根据此令残杀了无数台湾同胞。甚至在镇压台湾原住民发起的“雾社起义”中,使用了国际上禁用的毒气弹。据有的学者统计,在日本殖民统治台湾期间,被日本殖民者残杀的中国人多达60万人,约占当时台湾人口的12%。日本军国主义给台湾带来了空前绝后的大灾难,欠下了累累血债。

  记者:日本在台湾构建原料来源和商品倾销市场,是为台湾经济繁荣吗?

  江新凤:日本是一个资源匮乏的国家,所以日本殖民当局就把资源丰富的台湾作为经济掠夺的对象。疯狂掠夺成为日本殖民统治台湾的主要手段之一。日本殖民当局通过制定各种法令,强占台湾农林资源。据统计,日本总督府强占民田2700万亩,日本财团强占200多万亩,也就是说台湾土地的3/4落入日本殖民者手中,使众多台湾老百姓流离失所。殖民当局强占了绝大部分土地和山林后,反过来向农民收税。1933年,仅土地税一项,就高达570余万元。它们把农民生产的粮食运往日本,到1934年,年产量40%的粮食都输往日本。除稻米外,食盐、蔗糖、樟脑、矿石、木材和煤炭等资源类产品,源源不断地运往日本,而从日本运来的则主要是棉纺织品、化肥、干(咸)鱼、清酒、酱油、火柴、药品、五金和陶瓷等日用工业品,而且这种进出口贸易完全处于日本人的控制之下。台湾成为日本的原料来源和商品倾销市场,这正体现了日本对台湾的资源掠夺和市场占有的指导思想,是一种殖民与被殖民的关系。

  记者:有人说台湾的工业基础是靠日本殖民者建立起来的,难道日本真给台湾工业带来了发展吗?

  江新凤:日本殖民者不仅对台湾进行直接经济掠夺,还利用垄断企业控制台湾的经济命脉。日本统治时期,台湾总督府独占的日本官僚垄断资本和日本各大财阀控制的垄断资本控制着台湾的工业生产。台湾总督府主要控制铁路、矿山、港口、电力、食盐、樟脑、烟酒等工业企业。财阀则主要由三井、住友、野村、三菱、古河、大仓、安田、大川等财团独自或合股经营制糖、化学、建材、米谷加工等工业企业。到1945年,日本殖民垄断资本控制了台湾地区银行存款总额的60%,电力工业的96%,制糖工业的94%,完全控制了台湾的经济命脉,并从台湾攫取了巨额利润。值得指出的是,日本侵占台湾的50年,正是日本疯狂对外扩张、发动侵略战争的巅峰时期,日本把台湾作为直接为日本军国主义服务的原料来源和加工基地。有人至今仍在为日本殖民者发展台湾经济歌功颂德,但有良知的人就会发现,台湾工业基础在被日本占领之前就已建立,而不是靠日本殖民者建立起来的,尽管在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台湾工业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但日本并非出于真心为了使台湾繁荣和发展,完全是为了在台湾建立殖民地经济,为其对外侵略扩张服务,因而台湾的工业发展充满浓厚的殖民地色彩。

  记者:日本殖民当局曾在台湾搞“去中国化”,这与陈水扁当局搞“去中国化”二者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这条道路能走通吗?

  江新凤:日本军国主义在台湾搞“去中国化”与陈水扁当局搞“去中国化”,在本质上是一致的,目的都是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但是,历史史实证明,这是一条“死路”,而且中国人民决不允许。

  当年,日本为了达到侵略扩张,永久霸占台湾的图谋,想方设法从思想和文化的根源上,努力使台湾 “去中国化”,就是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为此,他们开始在台湾强制推行殖民同化政策。最明显的是推行“皇民化运动”。

  在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后不久的1937年9月30日,日本殖民当局在台北市公会堂召开“(日本)国民精神总动员讲演会”,拉开了臭名昭著的“皇民化运动”的序幕。其主要内容是进行亲日思想宣传和精神动员,极力消除台湾民众的祖国意识,强行灌输大日本臣民思想。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后,“皇民化运动”进入第二阶段,即“皇民奉公运动”。1941年4月9日,殖民当局成立了“皇民奉公会”。同时还成立了奉公团、青年学生报国会、青年奉公会、女青年奉公会等各种组织,作为推行“皇民化”的基础力量。

  “皇民化”的主要内容,其一是强制禁止汉语,推行日语。“七七”事变后,日本总督府下达了撤销全台学校汉文科、废止各种报刊中文版的命令。同时,还颁布相应的惩罚措施,强迫台湾民众学习和使用日语。据统计,1936年全台强制设有日语讲习所3832处,被迫参加的学生为205214人。1940年增加到15833处,学生763263人。到日本投降前夕,各地奉公班均开设夜间学习日语所,各类学生超过100万人。1930年,台湾会日语的人数不足10%,1944年猛增至70%。

  其二是推行差别教育,把中国人视为二等公民。如在初级教育阶段,中国儿童就读的是“公学校”、“国语传习所”及“教育所”(高山地区的原住民儿童就读),且都把日语当作基本语言。这些学校远差于日本儿童就读的“小学校”。而且从中、高等教育开始,限制中国学生进入某些专业和学校。一般台湾子弟只能上医学专修等专科学校、职业学校,其目的是为了使他们接受技能等实用性培训,以满足日本统治的需要。40年代的台北帝国大学,日籍学生占81.8%,而中国学生只占18.2%。教学内容更是以传播殖民主义文化为主,有关中国的历史、思想、文化均被排除在外,以便从根本上去除中华民族文化的影响,淡化中华民族意识。

  其三是从文化根源抹去中国痕迹。为了奴化和同化台湾民众,“皇民化”运动不仅强迫中国人讲日语,还强迫他们从生活习俗、宗教信仰、文化艺术等各方面学习日本式的文明,甚至强迫改中国名字为日本名字,试图铲除中国文化的根。但日本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因为“皇民化运动”从一开始就遭到了许多中国人的抵制,有识之士更看清日本殖民者的险恶用心。中国人不可能忘掉祖国语言,他们在日常生活中仍然用汉语。改为日本姓名的只占极少数,完全按日本习俗生活的台湾民众更是寥寥无几。

  其四是强迫台湾青年充当日本军国主义的炮灰。出于日本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需要,日本殖民当局把征集当地青年参加侵略战争作为“皇民化”运动后期的主要任务。他们极力宣传“皇国史观”、“日本精神”及“大和魂”,强迫当地中国青年充当日本军国主义的炮灰。据日方统计,在战争期间被日本强征入伍的中国人多达20多万人,战死的中国人多达3万余人。

  记者:日本“皇民化”的殖民统治给实现祖国统一埋下哪些祸根?

  江新凤:日本“皇民化”的殖民统治,对台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至今仍贻害无穷。最重要的就是“皇民化运动”造就了一批敌视祖国的亲日“皇民”,他们被奴化的思想成为第一代“台独”的重要思想来源。1945年台湾光复后,许多“皇民”逃到海外,成为海外“台独”分子的重要组成部分。第一代“台独”势力在岛外活动的主要据点就是日本,日本成为“台独”势力的大本营。他们中绝大多数是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培养的忠实为日本效劳的“皇民”,有着深刻的“日本情结”。李登辉的分裂言行,明显带有“皇民化”影响的痕迹。他从小受日本文化的熏陶,取日本名字,还当过日本炮兵军官,甚至说他“前半生是日本人”,是“会说日本话、亲日本的总统”,“皇民”意识已深深植根于其思想之中。至今岛内仍有“台独”分子鼓吹日占时期日本对台湾近代化所做的贡献,表明亲日的“皇民”意识,经过半个多世纪后仍拂之不去。这些人歪曲历史基本史实,一味地亲日、媚日,妄图与日本的“台湾帮”相勾结,达到使台湾“去中国化”、从祖国分裂出去的目的。对于这股涌动的暗流,我们应予以足够的关注。



责任编辑: 陈立红  来源: 解放军报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