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既不民主也无进步 台湾选举代价沉重

  3月19日,在台湾“3·19枪击案”一周年之际,由台湾民间团体组织了10万人大游行,抗议台湾当局领导人操纵选举,欺骗民众。图为一位市民手举标语牌参加游行。 新华社记者 赖向东摄

  近年来,台湾当局不断玩弄“政治侦防”、“绿色恐怖”、诱逼媒体等等手段来整肃对手、修理百姓、操纵舆论。曾经为民主、进步而斗争的民主进步党,却走向了专制与倒退,不仅民主的理念丧失殆尽,进步的目标也抛诸脑后,成为台湾社会衰退的总根源——
 
  一年前,台南发生了神秘的“3·19枪击案”,岛内不少民众认为,这是陈水扁为赢得选举而自导自演的一出闹剧,是开民主的倒车。一年后的3月7日,台湾“高检署”在涉嫌枪手自杀、凶枪未获、遗书被焚、举证不足的情况下,宣称“3·19枪击案”侦破取得重大突破,岛内民众更质疑,如此结案,不啻是对民主的戏弄。

  一年来,岛内民众在对枪击案真相穷追不舍的同时,更对其戕害民主给台湾社会造成严重后果深刻反省。台湾当局领导人向来以肇建岛内“民主奇迹”自欺且欺人,李登辉晚年以“民主先生”自居,夸口开了民主先河;陈水扁以“民主斗士”自封,吹嘘实现了历史性“政党轮替”。终于,两声神秘的枪响,向世人宣告了所谓“民主奇迹”的猝然而死;悬挂在国民党中央党部外墙“台湾民主死了”的巨幅标语,更是一语中的,震惊全岛。

    民主“猝死”有因由

  回首“3·19”扁吕在台南扫街拜票的情景,数以十万计的选民前呼后拥,摇旗呐喊,把象征所谓民主的选举造势哄抬到了极致。众目睽睽之下,那两声宣告民主“猝死”的枪击,竟然是以戏剧性的擦破肚皮、碰伤膝盖的结局收场。岛内民众相信,“3·19”闹剧开了民主倒车,而民主的“猝死”其实亦有其因由可寻。

  台湾民主不堪一击。“3·19”两声枪响在瞬间煽起了部分选民所谓的悲情,从而改变了岛内标榜民主的投票趋向,原本蓝强绿弱的民调态势,即刻出现颠倒翻盘。这一大逆转发生在距实际投票仅仅十多个小时的一瞬,民主之脆弱可见一斑。

  台湾民主面对手持棍棒、盾牌和高压水龙枪严阵以待的“国家机器”,既无力又无助。当数十位大学生静静地坐在广场为民主而绝食抗争的时候,执政当局根本不为所动,这同国民党专制统治视百姓如草芥如出一辙。抗争学生未必能够了解,当年“党外”人士向国民党争民主的时候,面临的也是这般严峻的对峙;而今民进党执政,民主依然不得不痛苦地面对挥舞着的棍棒和高压水龙枪,受伤流血依然无可避免。

  台湾民主亦十分无奈。执政当局随心所欲操纵民意,搞名目繁多的选举秀和花样百出的“公投绑大选”,让千百万选民围着他们的指挥棒,不得不去做毫无自主性和选择性的跟进。

  当人们质疑陈水扁的枪伤,数以百万计的民众要扒陈水扁的裤子“验伤”的时候,民主的基础——信任已不复存在。

    给民主穿上防弹衣

  岛内曾有人建言给民主穿上防弹衣,这确乎不乏黑色幽默的味道,但其中透露更多的则是台湾民主环境之险恶。回首近年来台湾当局不断玩弄“政治侦防”、“绿色恐怖”、诱逼媒体……,以种种渐进式毁灭民主的手段,来整肃对手、修理百姓、操纵舆论,台湾民主早已被糟踏得不成样子。

  “政治侦防”,整肃对手。这里既包括对大陆、港澳入台人士的“提高警觉”,也包括对岛内接待单位、接待人士的“忠诚查核”,甚至包括对在野党高层人士的“监听”。众所周知,岛内七大情治单位都有先进的监听设备和完善的监听技术,每逢台湾选举就会曝光数不胜数的“监听”丑闻。这种利用“国家公器”打击异己的做法,不啻开了民主的倒车。

  “绿色恐怖”,侵犯人权。为补选某县县长,台湾当局竟然出动了“内政部”、“法务部”、“最高检察署”、“调查局”、“刑事警察局”等大批人马进驻,完全无视并侵犯当地居民的居住权和行动自由权,书写了人权史上黑暗的一页。诸如此类的“绿色恐怖”事件,在岛内各地可谓屡见不鲜。

  诱逼媒体,操纵舆论。台湾当局一方面抛出“媒体广告统一采购费”,诱之以利;另一方面又动用公权力向不甘就范的媒体挥舞“大棒”,压之以威。“文茜小妹大”节目的停播和诬告《联合报》涉及诽谤,即为信手拈来的两个例子。动辄得咎的媒体,自身尚且难保,又遑论捍卫民众的民主权益。

  无疑,上述渐进式毁灭民主的手段,仅为冰山一角,但其祸害却比轰动一时的枪击更加致命。台湾民主即使穿上防弹衣,也根本无法抵挡这种渐进式的毁灭。

    民主倒退三部曲

  在两蒋、李登辉统治时期,岛内的“党外”民主运动一直蓬蓬勃勃。“绿色执政”以来,虽然仍有无数志士仁人为民主而斗争,但民主运动却一再倒退。民主倒退三部曲的谱就,即标志台湾社会迈入了另一个权力傲慢的强人专制时代。

  由民主蜕化为民粹是台湾民主的悲哀。为了骗取选票,“绿色执政”刻意冒充“人民之友”,百般取悦“选民”,致使蜕化为民粹的“选民”,完全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而相对于“选民”的“人民”,却越来越无奈、沉默。台湾“选民”可以不顾经济景气、不惧台海紧张,依然把票投给那个“只会选举”的候选人。台湾民主异化至此,岂非民主之悲哀?

  由民主滑向专制是台湾民主的质变。2002年陈水扁食言自肥,出任民进党第10任党主席。去年底“立委”选举失败后虽然被迫辞去党主席,但他的权势依然炙手可热,从而更加藐视老百姓的民主权益、罔顾在野党的制衡地位,也更加无所顾忌地迈向权力傲慢的强人专制统治。

  由民主运动倒退为“运动”民主是台湾民主的毁灭。台湾执政当局操纵各种民主议题,变民主运动为“运动”民主。例如举办“违宪公投”,既把所谓的民主运动纳入掌控,又使民众变成投票机器。

    沉重的代价

  民主系指人民有参与国事或对国事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有当家作主的权利。因此,行使民主权利,决不只是投票选举一项。

  台湾为五花八门的选举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以致经济衰退、股市缩水、失业增加、族群撕裂、教改失败、治安败坏……整个社会出现了严重倒退。可见还民进步,必须以重整经济、弥合族群为根本,营造一个和谐安宁的社会。

  曾经为民主、进步而斗争的民主进步党,后来却走向了专制与倒退,不仅民主的理念丧失殆尽,进步的目标也抛诸脑后,成为台湾社会衰退的总根源。陈水扁在“2005年春节团拜茶会”上曾许下“新年三愿”,其中之一是“台湾的民主改革”。但已没有人相信他许的愿了。

  一直以来,台湾当局都以“经济、民主两大奇迹”自傲于世。曾几何时,台湾经济在陈水扁第一任期内,早已萧条萎缩,每况愈下;而今民主也已死去,殊不知民进党究竟还能拿什么留给后世子孙!(姚同发)



责任编辑: 陈立红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主办:共青团中央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团中央信息办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 中青网
 
向台湾抗日英烈献花参观留言访问血铸中华网站